MOVIE6 熱話

【 MOVIE6 專訪 】飾演園藝師都要學埋茶道!《 夕霧花園 》導演林書宇 親筆寫信 誠邀阿部寬出演

飾演園藝師都要學埋茶道!《 夕霧花園 》導演林書宇 親筆寫信 誠邀阿部寬出演

導演 林書宇之前嘅作品《百日告別》,因為自己嘅經歷拍出失去、自我療癒、放下嘅心痛過程,今次《 夕霧花園 》亦唔例外,喺今屆金馬獎更有9項提名、榮獲最佳造型設計,但同時要挑戰日本各種藝術、戰爭背景等處理,佢自己本身對故事又有咩感受?又點解搵嚟影后李心潔、日本巨星阿部寬出演?等我哋同導演傾下計。

 

Q:電影係改編自很出名嘅小說,係乜嘢打動到你拍成電影?

我當初睇呢本小說嘅時候,有兩個原因。一個係因為主角張雲林,呢個角色經歷過嘅事到佢嘅轉折,最後放下,睇小說嘅時候覺得好感動,呢個係感性嘅原因。理性嘅部份係,佢係時代片,又有花園,又有大場面,我就覺得應該係幾好玩嘅挑戰,亦從來未接觸過呢類戲。所以兩個原因加埋就想拍了。

 

 

Q:電影以日本侵佔馬來西亞嘅歷史為背景,處理劇本上有乜嘢要特別小心?

我處理劇本比較注意嘅係,我唔希望增加更多嘅仇恨。戰爭入面總會有好恐怖嘅事發生,而嗰啲都係以前嘅事,但都會好容易喺現代觀眾嘅心入面產生一個冇必要嘅仇恨。呢樣我會好小心,雖然我提到呢啲事,但我唔希望觀眾睇完出到嚟討厭日本人,係我唔想見到。所以嗰陣幾在意電影入面所有人都係平等,都有背後嘅原因。

(我睇嘅時候都忍唔住喊,見到啲日軍點對女性都覺得好難過…)

係,所以「出口」係好重要。就係呢部電影有冇俾主角一個「出口」,一個地方放下。因為如果冇嘅話,嗰份仇恨會留喺心入面。

 

 

Q:今次改編有冇加入或參考自己經歷過嘅事或感情?

我唔可以話加入自己過往嘅情感,而係因為我經歷過,所以更容易體會故事主角經歷嘅事。嗰份同理心放更大嘅時候,更理解呢個角色嘅時候,喺編寫或者同演員溝通嘅時候,都會比較清楚點去形容情緒。但我唔會話將自己過去啲乜嘢拎出嚟用,只係因為我有呢啲經歷,所以更能夠認同。

 

Q:「借時間」係故事其中一個重點,對你嚟講有咩事都需要靠時間去明瞭?

好多事都要,好多事都需要時間去拉成一個距離,然後回首嘅時候,知道係咩一回事。發生喺自己身上任何大事都係。不管係當年我哥哥走咗,我太太離世,呢啲都係多年後會慢慢去接受,然後變成某種正面嘅力量向前行。

 

Q:咁「借景」呢?可以同觀眾解釋多啲呢個概念嗎?

我覺得我嘅體會,就係阿部寬喺電影入面嘅一句對白:「外面嘅世界一直都喺度,我哋能夠控制嘅,係選擇點樣去睇。」係一份精神,一個面對世界嘅方式。

 

 

Q:電影中提到園藝、紋身等日本藝術,你自己對邊方面較有興趣或研究?

我特別鍾意日本漫畫,咁算唔算?哈哈!當然喺電影入面提到嘅其他日本藝術,都係因為拍戲而需要做研究。無論係佢哋嘅板畫定係紋身,呢啲都有特別研究。拍呢套戲之前我對呢啲都唔了解,要去學習。你可以見到點解呢啲藝術對日本嚟講係咁重要。好似阿部寬,佢飾演一個園藝師,仲要識紋身,但佢自己為角色嘅準備係學埋茶道,因為佢覺得一個園藝師一定識茶道。佢自己做完功課,經理人幫佢影低,你會見到阿部寬連點樣行入間房等等嘅動作,全部都有學過。所以每件事都係互相影響,佢哋對自己嘅藝術文化係有一種精神,而嗰份精神係幾令人敬佩。

 

 

Q:選角方面,一開始都想搵李心潔同阿部寬?佢哋有咩特質令你聯想起角色?

心潔係……電影公司接觸我嘅時候,佢哋就話想搵心潔。咁當佢哋話要搵心潔嘅時候,我梗係就話好呀,心諗「嘩!李心潔,好好嘅一個演員啊。」然後咁啱佢又係馬來西亞華人,好符合個角色。然後我就答「好啊好啊,冇問題。」佢哋就話「但係佢仲未應承啊,佢要先睇睇導演同男主角係邊個」,我話「冇問題。」然後再去搵佢傾。所以心潔就係咁搵返嚟嘅。

男主角係我想搵阿部寬,有好多原因嘅。我覺得阿部寬呢個演員好特別,他個型好特殊。佢仲有同觀眾之間嘅親和力,我覺得呢個同佢本身帶住一種溫婉有關。中村有朋呢個角色係個好「冷」嘅角色,係一個好唔容易接近嘅角色,你又要張雲林咁樣一個從日本集中營出嚟嘅人,要愛上一個日本人呢件事,你要搵一個好有魅力嘅人,唔可以隨便搵㗎。

所以嗰陣我就諗到阿部寬。當然另外一方面係,我自己身為一個電影觀眾,我知道呢部電影嘅日本角色百份之八九十都要用英文演出,咁電影公司就提出咗嗰啲我哋成日喺電影睇到、識講英文嘅日本演員。當然呢啲人名公司提過啦,但我從身為觀眾嘅角度,我就覺得我想要睇啲唔同嘅,想俾一種新鮮感觀眾,同俾我自己。因為呢兩個原因,我哋就搵咗阿部寬。

(咁佢係一睇咗劇本就答應?)

佢係日本人,邊有可能咁快?佢哋做嘢好謹慎。佢係睇咗劇本,我哋仲有私信,佢仲睇咗我之前嘅電影作品。好彩嘅係,我之前嘅電影喺日本上映過,所以都有日文字幕版本,佢可以好輕鬆咁睇我之前三部電影。所以就係佢睇完劇本,我寫咗封信俾佢,同佢講我點解想請佢嚟演出。係花咗一段時間嘅。

(所以係要用好大嘅誠意…) 係嘅係嘅。

 

Q:電影有好多唔同國籍嘅演員,溝通會唔會有咩困難?拍攝時有咩趣事?

都還好嘅,阿部寬需要有翻譯,因為我唔識日文嘛,但係除咗呢個之外,我覺得因為全世界嘅電影人有一個共同點,就係當我哋有足夠專業嘅時候,我哋有一個共同語言 - 電影,即係cinema language。所以大家其實都知道要做啲咩嘅時候,唔需要太多溝通。我哋一開始都講好咗係要達到點樣嘅目標、要拍一套點樣嘅電影之後,其實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做咩。所以同其他演員溝通起嚟其實都幾輕鬆,當然仲有我自己英文ok,所以可以同英國演員直接溝通。

 

Q:電影中有冇邊句對白你特別鍾意?

我突然諗到嘅係,李心潔同阿部寬佢哋兩個人喺度講藝術嘅時候,心潔話學一種日本藝術就夠,阿部寬回應話藝術係冇邊界嘅。心潔再話,你嘅藝術來自於你嘅文化,文化係有邊界嘅。我一直都幾鍾意呢句說話。

(點解?)

因為好真實啊!因為文化係我哋人同人之間面臨緊嘅一個困境,我哋能夠透過乜嘢去了解同稅己唔同嘅人。我們帶住太多嘅先入為主、太多嘅不解去睇同自己唔一樣嘅人。咁樣係一個好殘酷嘅事實。咁但係當然我會希望藝術、希望愛,係可以跨越呢樣嘢。如果唔係,你就一直都帶住咁樣嘅歧視,喺你唔了解呢個人、身為一個人之前,你就因為他係點樣嘅一種人而完全定義對方。呢件事我覺得係幾可惜,而且係幾恐怖嘅。我覺得就好似喺呢度(香港)發生緊嘅事咁,已經劃分成兩種人,然後兩邊嘅人睇對方,「你就係嗰種人」,你唔係一個 個人、唔係一個個體,而係代表一邊,咁樣係永遠唔會有對話、理解。

 

鳴謝:場地 – Eaton HK

文:Janis H., Angle

 

Janis.H
專訪
夕霧花園
FIND US ON FACEBOOK
私隱政策
使用條款
免責條款
14fcd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