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 MOVIE6 影評 】《 怒 》、《 哭聲 》謎中之謎

廣告:

《 怒 》、《 哭聲 》謎中之謎

《 怒 》和《 哭聲 》肯定是我今年看過最出色的懸疑片,不分軒輊。日本有《 怒 》,韓國有《 哭聲 》,把《 怒 》和《 哭聲 》湊成一對,可見兩片對懸疑元素有不同手法的處理,也讓我感受到不一樣的恐懼。

誰是兇手?

《 怒 》一開始便說明兇手殺了人,換了臉,埋名換姓,並告知觀眾嫌疑犯總共有三個,也有可能三個都不是真兇;《 哭聲 》一開始只得一個嫌疑犯,然後新的疑團和矛盾不斷湧現,令嫌疑犯數目增加,混淆觀眾視聽。《 怒 》捉弄了與三個嫌疑犯親近的無辜者,加深了觀眾對所有被牽連的角色的憐憫,但《 哭聲 》捉弄的卻是所有電影觀眾。

《 怒 》是一個沒有出口的迴旋處,不過當出口被開鑿出來,路就通了;《 哭聲 》卻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邊走邊發現事有蹊蹺,就算最後證實真兇為誰,依舊缺少絕對的證據去理解事件全貌。兩款不同的懸疑設計各有千秋,無論是《 怒 》抑或是《 哭聲 》都把其優點和特色發揮自如。

真.心寒

觀眾事先知道《 怒 》是一單兇手下落不明的懸案,不涉及鬼怪,真相亦非常直白,而《 哭聲 》則介乎於靈異事件與陰謀論之間,先是出現一連串不明所以的神秘事件,日本人成為眾矢之的,到底他是人還是鬼仍屬未知之數。直至巫師現身,氣氛急劇轉變,不停地放出誘餌讓觀眾上釣,跌入圈套,最後利用神秘女子突如其來對主角的游說,抹掉觀眾一直對《 哭聲 》的認知。

兩齣電影令我心寒的地方完全不同:《 怒 》會讓我感到不安,全因兇手身分曝光前,我需要見證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和忌諱;曝光後,便立即體驗到角色後悔繼而崩潰,有怒氣而無能發洩的恐怖,殊不好受。至於看《 哭聲 》以前我擔心見鬼,在看的過程中亦確實有不少讓我頭皮發麻,不敢再望下去的畫面,但當下我真的沒有感到很大的衝擊,反而事後禁不了重複回想劇情,聯想到千百樣可能性,會忽然記起本來以為無關痛癢但原來暗藏玄機的細節,我猜這對我來說已經算是一種精神層面的侵入,不得不佩服編劇如此精密的設計。《 怒 》和《 哭聲 》就像人類分別對大都市和大自然的恐懼:在人心難測的大都市就怕人,在陰森的大自然就怕妖魔鬼怪,世界很恐怖,地球很危險。

愛是懷疑

因為愛,所以《 怒 》和《 哭聲 》的主角才誤墮陷阱。《 怒 》的幾位主角愛得越深,越容易出事,起疑心,安全感漸失,絕望,無力亦無心面對難關。主角走到人性最脆弱的時刻,一一崩潰,嚎哭,看得我心如刀割。故事中的最大受害者繼承了兇手對社會恨之入骨的憤怒,明明為愛而生,最後卻非得轉愛為恨,甚是悲哀。即使《 怒 》是一齣以懸疑話題作包裝的電影,演員感情奔放的演出實際上讓我感動多於顫慄。

另一方面,《 哭聲 》的男主角愛女深切,為拯救女兒不惜一切,可惜他輪流對日本人、巫師和神秘女子的猜忌終令他自己和家人走進死角。《 哭聲 》為主角特設的陷阱天衣無縫,觀眾應該意識到,無論如何他的下場都不會好到哪裏去。結果電影沒有令我對任何角色產生甚麼憐憫之情,反而仍然被電影神怪恐怖的格局所迷惑。

PS1《 怒 》的主要演員位位都是巨星,就算電影再恐怖你也不會覺得怯吧?
PS2《 哭聲 》最令我不安的人與物:生吃鹿肉的惡魔、日本人的護照、相機和照片、巫術和日本人的終極形態。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huxtin/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哭聲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