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Movie6影評《 給兒子的安魂曲 》未亡人的悲痛

廣告:

除了好戰者,沒有人希望戰爭發生。在戰爭中,亡者已矣,生者如斯。能夠生存下來的,不見得是幸運,或能夠得到幸福。擅長描寫家庭的導演山田洋次再次觸及二戰題材,在香港剛公映的新作《給兒子的安魂曲》,改編自日本小說井上廈晚年的構想的「戰後生命三部曲」中的長崎篇,講述一對因為原爆而天人分隔的母子的故事,講出未亡人的悲痛。

1945年,美軍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兩枚原子彈,讓日本無條件投降。因戰爭中失去丈夫及大兒子的助產士伸子在這場長崎原爆之中,亦失去了唸醫科的小兒子浩二。事故發生3年後,伸子和浩二的未婚妻町子依然懷念他,在伸子說服町子放手時,浩二就以靈魂的形式出現伸子的面前,展開了一場母子間的深情對話。

以家寫國

看到黑木華的演出,加上二戰的背景,難免會想起《東京小屋》,兩者均以家庭的視野去側寫國家,電影的場景亦集中在伸子和浩二的小屋裏,山田洋次再展現他運用長鏡頭的功架,在狹窄的小屋空間裏,時而虛時而實,自然地串連起來,有種像看舞台劇的感覺。

擅長講家庭關係的山田洋次,講母子情固然有深刻並細緻的描寫,他們聊著日常生活小事,交代著原爆後的生活狀況和各人的下場,每每都承受著戰爭所帶來的後果。偶加入母子間的小幽默,使電影不會過份地陰沉。

即使如此,在看畢電影之後,還是有種沉重到哭不出來的感覺,因為你看見戰爭的禍害和絕望,是電影如何嘗試安撫都未能撫平的傷口。然後,看到電影的結局,你會發現,這個傷口,或許,只能用伸子的結局才得真正的得到解脫。

難以撫平的戰爭傷口

本片沒有批判過其實落得這田地、發動戰爭的日本政府。觀眾們都心知,他們落得如斯田地並非應得的,更顯對他們的同情。重點旨在安慰,希望讓在生者得到解脫。

偶爾表露對美國的恨,如伸子一邊拿著美國的產品,一邊感嘆著為什麼美國要製造可怕的武器;側寫戰爭禍延三代的悲痛,小女孩在那個查詢站裏面對父親戰死的事實,伸子失去了兒子,便從此失去了人生的意義,只得藉著和逝去的兒子聊天去排解憂傷(總懷疑著他是不是由伸子幻想出來)。

在這些情緒慢慢鋪陳著,當町子在小屋裏情緒爆發時,說總是覺得自己能夠幸運地生存,是對離者的虧欠,只能抱著這個包袱去生存下去,他們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得到幸福,道出戰爭中生還者的不幸和內咎感。

文:張山地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https://www.facebook.com/cheungshantei/
張山地 給兒子的安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