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胡莉糊濤》宿命的溫柔和殘忍

廣告:

除了惹人詬病的香港中文譯名之外,艾慕杜華新作《胡莉糊濤》一切都是上乘。

英文片文《Julieta》,是西班牙文,是女主角的名字,這部電影就是講她一生關於罪咎感的故事。回歸艾慕杜華的拿手好戲-女人和母女關係,最令人記得當然是《論盡我阿媽》和《浮花》,《胡》在畫面色調還是保留著導演強烈的風格,但他卻寫出一個和以往很不一樣的故事,充滿著一種很溫柔、卻很痛的力量。 

故事改編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愛麗絲夢蘿的短篇作品《Chance》、《Soon》及《Silence》,三個故事的共通點就是女主角Julieta18歲的她,在火車上邂逅了最愛的男人,並因和男人邂逅而間接害死了一個陌生人,當她和男人長相廝守時,誕下女兒Antнa,卻因為一場吵架,再次令她的生命中留下遺憾。好不容易癒合了,女兒卻失蹤了,一走便是12年。 

平實的必要

擅於玩性別的艾慕杜華,今次主題回歸到女性身上,入場之前,的確以為和前作般,玩轉性別和大玩幽默等,然而,《胡》的路線走向平實,這種處理的確更能呈現出的罪和痛,因為浮誇的呈現方式把痛苦掩蓋。在Julieta晚年的自白書中,以最溫柔的筆觸細膩地訴說自己最赤裸裸的感情,漸漸地能讓觀眾走入她的內心,把所有事件堆積起來,由陌生人至最愛的人的離去,就能感受到強烈的愧疚和孤獨感。

以自白書開始,加上Julieta的新男友說她有一部分的歷史是完全保密的,難以闖入的心靈空間,配以時空交錯的敍述和零碎的生活片段,令她的故事更添懸疑感,隨著歷史慢慢地被揭開時,令Antнa結局的留言內容更添爆炸性,把本來的遺憾加入宿命的元素,增加了電影的餘韻。

在看似Happy Ending的牌面裏,其實有份難以抒發的失落感。

生命的偶然

當電影的命題是罪和內疚,但其實所謂的罪是指什麼?在《胡》裏,絕對不是故意的犯罪,而是因為生命的偶然而生成的罪。對於Julieta來說,以責任論來說,其實並不是她的責任,然而,當每個人面對眼前的悲劇,總會帶著一份同情和投入感,如果我能做些什麼便好了。因為陌生人的經歷,當惡耗重現時,Julieta難免挑起過往的情緒,把責任往身上揹,令她終日不能原諒自己。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父親的外遇事件和最愛的男人的前妻的事件中,過去的事情一直影響著現在的評斷。看似很傻的聯想,但卻是我們很容易會產生的情感反應(畢竟都不是冷血的人)。即使Julieta可能有好多不足,你亦沒有辦法去恨她,反而會更同情她,因為這是她的命運。

文:張山地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https://www.facebook.com/cheungshantei/
張山地 胡莉糊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