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極限挑機》集體犯罪

廣告:

現今互聯網科技如此發達,但以互聯網為主要題材的電影寥寥可數,其中《廿二世紀殺人網絡》可謂最經典,但奇洛李維斯當年做救世主之際仍未可用手機上網。2016年,《極限挑機》大玩近年熱爆全球的網絡直播平台,終於食正條水,題材夠吸引,夠刺激,引來一眾「花生友」注意。

《極限挑機》夠青春,起用充滿魄力的時令偶像 Emma Roberts 和 Dave Franco,且電影的場面調動亦跟得上時代步伐,互聯網/手機app畫面的配合得宜,品質不錯。整體上電影的節奏緊湊,尤其是女主角與其好姊妹反目前後,暗示「挑機王」遊戲可能會玩出人命,成功營造出懸疑氣氛。「挑機王」的遊戲內容引人入勝,由「花生友」決定「玩家」的挑戰內容,而當「玩家」越戰越勇,「花生友」變本加厲,潛伏的危機一發不可收拾,正好反映真實社會狀況:鏡頭前的表演者出盡法寶催谷人氣,匿名網民肆無忌憚發表驚人偉論。邊看《極限挑機》,邊覺當中主角都是你我他。

[小心!或者有劇透?]

想不到《極限挑機》的說教成分竟然那麼重。我預期故事在中盤的轉捩點後會出現更多懸疑的情節,角色關係會更加撲朔迷離,結局卻出乎意料地直白簡單,旨在令觀眾對剛才所說的社會狀況進行批判。到底「挑機王」由誰創造?由誰決定遊戲規則?為甚麼一班「花生友」有資格聯群結黨操控違規玩家的生死?電影沒有提供答案,亦沒有足夠的時間讓我思考。

不過事後我想到這一個看似合理的解釋:「挑機王」最終都會是一個集體製作,因為沒有「玩家」全程投入,就沒有「花生友」發狂,物以類聚,成就惡性循環,根本就不用再追問其出處,根本沒有意思。令罪惡開花結果,永遠不是一人之過。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極限挑機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