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從《筆羈天才》到《重版出來》(下)作者絮語

廣告:

作為一個前編輯的同時,其實我也是一個作者,在兩個文本裏面,在作者的角色中,我還是找到當中的身位和感受。

相信每一個做創作的人,都希望能夠自己的作品,能夠被看得見,所以會拼了命去堅持著,做好自己的作品。等待一個伯樂,去發掘自己。在編書的痛苦過程裏,每一句修辭,每一段想表達的意思,總需要別人的提醒和質問,才能夠更理解自己的作品。

當Thomas一知道Max看得起自己的作品時,難掩興奮的感覺。《筆羈天才》的英文片名為Genius,除了形容Max之外,戲中所描述的天才更多是講Thomas,兩個天才惺惺相惜的情誼,的確是難能可貴的。

然而,電影沒有一面唱好這種關係,反而更著重地描述兩者的愛恨情仇。作為創作人,有時少不免會有些藝術家的脾氣,而且又不想受到控制,難免會和編輯起衝突,時間愈耐,愈容易出事。因此,當看到這位天才漸漸成魔之時,作為觀眾,的確是覺得他浪費了一個良師益友,從而為此感到感傷。

即使和編輯的關係充滿矛盾、衝突,以及愛,作者還是期望能在自己的才能不被限制,或不讓原本的自己給毀掉的前提下,能有編輯的提醒,因為編輯審慎的工作態度,是讓作者能在一個安心的環境下繼續創作,更緊要的是,沒有孤獨的感覺,因為你知道,總會有一個人,能陪伴你走下去,就像Max一樣。

由於我並非是個天才的作家,我只是一個希望得到別人欣賞的小人物。因此,《重版出來》筆下的漫畫家更能引起共鳴,特別是正在力爭上游,為自己而奮鬥的作家們。

創作是要突破自己,以及赤裸裸地面對自己的陰暗面。像同樣被喻為天才漫畫家的中田伯,他的經歷和Thomas有點相似,在被發掘之後,認為編輯的黑澤心正在阻礙自己的創作,加上不善於和人溝通,令到他的作品總缺少了一份對人的關懷。然而,作為一個作者,又有誰沒有試過這種被困著黑洞裏的狀態,誰的說話也聽不入耳,同時亦把自己關在一個密室裏,找不到自己或者是作品的出路。看戲的好處是,觀眾總會知道這個角色能夠排除萬難,出版自己的著作。

當看到《重》中的沼田夢想幻滅時,與其說是感動,不如說是被殘酷現實所敲出的悸動。現實是,並非每個創作人都能夠創作出為世所歌頌的作品,在舞台之外,更多的創作人是未被觀眾所欣賞,既使是拼了命,也不能夢想成真。然而,沼田雖夢想幻滅,但他把舞台轉移到家族的生意,那份堅持,還是令人敬佩。

但願有一日,我希望我的文字讓更多人讀到,而且喜愛的。

 

文:張山地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https://www.facebook.com/cheungshantei/
張山地 筆羈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