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奴隸區》一場催眠

廣告:

不論劇集還是電影,越來越多日本作品是漫畫改編。其好處是可以天馬行空,縱然像《奴隸區》這種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的題材也能在大銀幕上變得真實。 

平實鏡頭說故事

《奴隸區》沒有華麗大製作,不少場境都是街頭實拍,攝下世俗的東京,冷色調鏡頭讓香港觀眾面對這個熱門旅遊城市平庸的一面,悶騷程度甚至和香港不相上下。然而這才是真實的舞台:撇除抽像的序幕,正式故事開頭一幕主角弟弟優牙在明亮溫暖的大廈天台把多年不見的姊姊英愛拉進一場以自己作賭注的恐怖遊戲,姊姊遲遲不肯參加,是因為自己無所追求。然而天台的佈局出賣了弟弟的意圖——天台的微型神社暗示了弟弟的野心,而本鄉奏多從造型到舉手頭足都略帶曖昧的邪氣拿捏得洽度好處,叫人分不出他是真天真還是扮豬吃老虎,觀眾不妨窺探他的心理。構圖上,不少在姐弟兩人獨處的場景用上了不少移軸攝影,溫暖得來帶一點模糊:在這場遊戲當中,或許優牙和最佳拍檔英愛的關係,就是他最可能失去,卻最不能承受失去的賭注,而電影裡面平凡卻模糊的房間,正好把優牙看似自大的自信的脆弱面反映出來。

一個字:「騙」

日式劇本中常常為人詬病的其中一個特色就無敵的主角光環(不管情況多麼惡劣主角中會取勝);從故事結果看,《奴隸區》也是差不多:除了英愛略為聰明的頭腦外,比起其他人,姐弟兩沒有特別能力:沒有必須參與遊戲的決心(英愛單純因為擔心弟弟,甚至是抱有懷疑的擔心)、沒有捨棄聲明獲得勝利的覺悟、沒有誓死效忠誰的意志……然而,最早看清整盤遊戲中所謂的勝負關鍵,是自作聰明的優牙。優牙在電影開始不久就已道出,只有當你自身承認「輸了」的結果才會成為奴隸,而一般人在規則和潛意識的道德觀念之下就算有必勝的需要也敵不過規則的催眠。換句話說,只要你夠厚面皮、可以捨棄良心,就算真實的輸了,還是有逃過成為奴隸的機會。明白了不過是心理之後,當優牙不慎成為他人奴隸後自願「輸」給英愛,其實就是看準英愛對自己的看顧,是一種信任,整套戲中,優牙最懂得輸贏的關鍵,卻也最不懂「輸」是什麼,因為他沒有什麼怕的事情,唯一怕的就是失去最愛的姊姊,他唯一有輸掉的感覺是面對失去所愛的時候(儘管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優牙不是成為誰的奴隸,而是被自己的一念所困——被一分永不成真的戀情的執念征服。

反觀英愛,她在整場角力之中都是附和弟弟行動,對所謂輸贏算不上關心,不像優牙一樣般滿腦子濃厚的自我意識。不過相對優牙對社會甚至世界的挑釁,英愛卻對道德、規則千依百順,要不是她頭腦聰明,最痛苦的會是她。

儘然觀眾看《奴隸區》還是會不禁懷疑日本的法律和警察怎麼憑空從消失了,其實心理或許都清楚,它只是把人類一些不文明卻真實的精神狀態用原始的方式重新表達。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時間所限,故事有很多人物欠缺發揮,觀眾或許要去補補原作。

真的假不了,小心你也變成什麼的奴隸哦~

 

6.5/10(故事人物欠發展,平實取景增加真實感)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