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輝耀姬物語》電影版的蒙娜麗莎

廣告:

說起吉卜力工作室香港觀眾自然會把它和宮崎駿畫上等號,卻不大認識其他大師。因此自從去年《風起了》後宮崎駿宣布「退休」(註:只是不做長篇動畫)後,同年的《小桃的手紙》和今年的《輝耀姬物語》所得到的關注褪色不少。不過,這也是一個好機會讓香港的觀眾群從新認識吉卜力工作室的另一靈魂人物——大師級導演高畑勲,以及團隊中尤其擅長描繪自然風景的全能美術總監男鹿和雄以及設計師田邊修。

高畑勲十四年後再次執導,製作時期長達八年,在《輝耀姬》中再次證明,比起大師的名氣,個人實力和創作才華更加出色。故事取材於日本家傳戶曉的童話《竹取物語》。對沒有讀過《竹取物語》的觀眾可能會對結局有各種期待,然而,最好做好「這故事不是大團圓結局」的心理準備。

故事內容非常簡單,鄉村夫婦老來得女,女兒小姬在鄉下生活快樂自在,並喜歡上鄰家的哥哥。可是為了小姬將來,夫婦帶同女兒搬到京城,盡力培養成才,然後安排美好的親事;小姬卻思念故鄉以及對生命感到不自主而鬱鬱寡歡,為了盡孝只能用計謀令求親者知難而退;可是仙女下凡的她不得違抗命運,終須返回天庭,與塵世一切道別。

佛洛依德理論

這是傳統的《竹取物語》的劇情,小朋友從童話故事能夠明白的表面意義。然而,劇本的編寫以及導演人性化的表達手法把童話故事變成一趟自身探索的旅程。故事裡人物眾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強烈的性格和目標。望女成龍的父親、為了培養王妃的老師、追求窈窕淑女的王親國戚等等等等,當然還有在塵世生存的小姬。觀眾一定能夠從中對某一兩個人物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而這種對劇中某些特定人物的共鳴正好反映出觀眾自身當時的情感和精神狀態——如果你認同老師不理解小姬為何不接受提親而辭職,或許你對身邊朋友夥/子女有恨鐵不成鋼的著急;同意父親花盡心思為小姬將來籌謀並非為了自己的觀眾,可能正為着孩子的教育問題而煩惱;讚嘆侍女的柔軟手腕的,也許正困在思考如何在塵世自立的牢籠之中 ;看到小姬對同年友人依依不捨的戀慕之情而感到痛心的,是不是也在經歷着得不到的愛情?這一切的人物性格以及觀眾的通感,正正是佛洛依德心理學,可以說電影團隊透過人物塑造,不論從哪方面都會看同透觀眾的心境,就像是蒙娜麗莎看穿世人的眼睛和微笑,把你看光光,甚至連你自己也不知道的一面(差在你能否接受有這樣的情感寄居與自身)。

畫x樂’s show time

除了故事,電影的畫風與音樂亦是矚目之處。明顯與近年吉卜力工作室的畫風不同,《輝耀姬》用粗曠與婉約兼備的水彩以及最低限度的著色模仿東瀛水墨風格,取代幼細線條和明顯電腦上色的現代動畫效果,完全反映美術總監男鹿和雄在自然風景上的表現力。開頭得竹林使觀眾安靜下來;當中一幕更將這種手繪風格發揮得淋漓盡致。小姬被正式命名為輝耀姬後的宴會中受到驚嚇,想起多年來自己對故鄉的思念已經變成一種精神束縛,因此奪門而出,往故鄉的山跑去。畫面上粗厚的筆劃甚至已不似人形,反倒像一陣暴風,輝耀姬心中的風暴配上久石讓的提琴獨奏,哀怨的琴音簡直像人放聲哭泣。人手繪製的動畫在高速拍攝時候難免有遲窒和不對位的情况,也可能是導演特意留下如此的缺憾美,來區分現實和輝耀姬心 境的兩個世界。而風暴過後輝耀姬和鄉人的對話,以及輝耀姬生活態度的改變,平靜得似一個悲慘的故事;表面上是風包後的平靜和希望,其實是對人性和逝去戀情的否定和抹殺。結局更強烈暗示,輝耀姬的情感,是自己強姦自己。久石讓的音樂配上水墨畫風,是大師crossover的show time:美得來帶着可怕的魔力(不過必須吐槽輝耀姬的作畫,頭身比例不合理……)。

正如不少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人月《輝耀姬物語》表面上是給小孩子看得童話故事,同時是黑得深沉的成人作品;或許在大人與孩子之間,輝耀姬正是那種掙扎追求自我定位的代表,她是成功還是失敗,在乎觀眾如何看待。

 

8/10(畫面音樂製作超卓,心理探索美得可怕)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