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逆權大狀》認清真正敵人

廣告:

《逆權大狀》由韓國「國民影帝」宋康昊飾演以已故韓國總統盧武鉉為原型的貧寒律師,打正旗號探討國家與人民的關係、法律公義VS政府權力的矛盾、下一代的自由和國家安穩等「大」議題,相信不少當下2014年的香港觀眾一定感同身受,泛起同道中人之共鳴。

前半段:向盧武鉉致敬的勵志故事

電影前半段是主角宋律師(宋辯)在70年代南北韓關係緊張的韓國的勵志奮鬥故事:商業高中畢業,日間粗活一份接一份,晚上為考取資格刻苦修習法律;考取資格後仍因低學歷而被行家看不起,卻不顧身分四處派卡片拉生意,從房地產登記到稅務官司,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事業和地位;後半段則是爭取公義的熱血衝突戲。一句一句激動人心、正義凜然的對白在法庭上力挽狂瀾,吸引着觀眾的注意力,卻過分戲劇性,略顯造作,頗有討好觀眾而刻意設計之感,稍過火位;而且內容大路,未算衝擊觀眾思想。

觀眾對抗爭、公義的大道理每位觀眾自有各自標準和見解;而如果要深究此議題,美國荷里活甚至香港本土製作也不乏相關題材,為何要看以七八十年代韓國作背景的《逆》?雖然電影中有關政權和正義的訊息確屬老生常談,但新晉導演楊宇碩巧妙的利用配角們引發兩個思考點:到底是什麼讓人不願維持公義、甚至抹殺公義?又到底是什麼讓人願意挺身而出爭取公義?

「恐懼」讓人被同化

南北韓對立背景除了紀錄釜林事件外,更借配角軍方特務首長車東英和宋辯的記者同學點出暴政是如何形成。車東英開口埋口「赤色份子」、「共產主義」,將《什麼是歷史》等學術書本當成煽動刊物,更說出「思想犯怎麼可能留下證據」這種令人譁然的說話,其實是時代政局使然;為什麼呢?我們可以從宋辯的記者同學可見端倪。同學會中宋辯和其他同學開懷暢飲,只有記者同學黑口黑臉開電視看學生示威的報導。他斥責宋辯對社會的不公義漠不關心、被偏頗的傳媒報導閉目掩耳。宋辯反問他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被開除,記者同學惱羞成怒,卻也承認自己是膽小,才不敢寫出真實報導,和其他記者無異。

沒錯,車東英和軍方是因為懼怕北韓捩橫折曲的共產極權,所以變成打壓人權、歪曲事實的暴政;記者同學因為怕失去生活安穩,變成他看不起的沉默記者;宋辯害怕多年努力輔諸流水而變成那些獨善其身,不為法律公義的律師;甚至連庭上的法官和其他辯護律師團隊,他們因為害怕國家機制的報復,變成協助國家報復異見者的一部分,把未定罪的孩子當有罪對待。是懼怕,讓他們自己變成了他們所懼怕的。

公義不一定因大是大非而起

那麼到底是什麼讓懼怕的宋辯後來願意挺身而出?是真的為了公義?不然。故事前半讓我們確實感受到,人,只不過求溫飽,為家人;爭取這些基本需求已經能夠讓宋辯滿足幸福。但當他親眼目睹照顧自己的餐廳大嬸的兒子鎮宇被捕,受私刑折磨導不似人形,是心痛自己的親友,才讓他站出來﹔他明白如不爭取公義,身邊的人就活不下去。準確來說,可以說是私心覺醒了他對公義的渴求。不論起因是大是小,不重要;一旦覺醒,就會延續,正如最後一幕,當宋辯倒下成為被告,背後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不是每個人生下來就是剛士烈女,但剛烈卻能從看似完全無關的事情激發出來,並傳染大眾,讓他們反傳染於最初的起點,相輔相承。剛烈不一定是以身犯險,但《逆》告訴我們,起碼,要努力讓身邊的人活在無所畏懼的時代中。

 

7.5/10 (部分劇情太戲劇性,配角描寫不俗,畫面節奏拿捏準確)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