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初戀無限Jam》衝過去

廣告:

神奇的80年代戀棧又出現了。

我估計應該有不少觀眾是衝着《一切從音樂再開始》的餘韻,進入《初戀無限Jam》的80年代音樂世界。導演兼編劇 John Carney 今次大膽起用一班年輕新人,大部分沒有演戲經驗,拍出真·青春。《一切從音樂再開始》演奏拾回初衷的樂章,那初衷,就是《初戀無限Jam》。

豆芽夢=夾Band夢?

電影散場時,我偷聽觀眾品評它的音樂,聽到「好似無上次咁好聽」。那就對了!如果主角是一個音樂神童,那將會是另外一個故事。《初戀無限Jam》是少年對愛情和音樂的偶爾奇想,當中的音樂需要一種最原始的拼勁和爆發,更需要「年少無知」,音符和歌詞就地取材,沒有一套所謂穩贏的方程式,我覺得注滿了初戀的感覺。第一次組隊夾 band 和初戀的滋味或者差不多:未試過便很想試,試了又不知該如何是好;日後這段回憶可能不堪回首,卻又會時常記掛着純真得美麗的旋律。

少年漸變成熟,少女卸下濃妝

見證男女主角的成長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初戀無限Jam》很妙,觀眾會覺得男主角的樣貌越來越成熟,由一個無知少年,轉眼變得像個大人,演唱台風亦漸漸散發出味道來。相反,本來自以為成熟的女主角慢慢卸下濃妝,越覺清純,回歸自然,拾回少女心。二人憑着愛情和音樂的滋潤,有各自的成長,無論在「視覺」或劇本的雕琢上都非常出色。

衝過去,都柏林

翻查資料,知道 John Carney 原來出生於都柏林。《初戀無限Jam》的部分角色和背景設定是他一些經歷的投映。雖然 John Carney 並沒有帶領觀眾深入認識都柏林,但我對這個城市的認識停留於上世紀初著名作者 James Joyce 在其作品《Dubliners》中生活一潭死水的愁雲以及看不見將來的慘霧。《初戀無限Jam》的主角在都柏林面向對岸的英倫,或多或少都隱含叫大家「衝啊!衝」的寓意。加上導演的親身經歷,難怪可以拍得咁有 feel。

凡事不能只做一半

最後最後,有理想,有本錢,當時機成熟,還不盡快 go go go?《初戀無限Jam》的結局,嗯,都幾誇張,不過我 buy。船到橋頭自然直並不是必然的,人卻應該要時時刻刻懷抱着希望。

我相信奇跡。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初戀無限Jam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