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莎翁四百歲誕辰:《理察二世》《馬克白》雅俗共賞

廣告:

英國剛剛慶祝了影響世界文學的大文豪莎士比亞的四百歲誕辰,電影迷當然要參一腳。剛好新版《馬克白》以及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SC Live:理察二世》電影在港上畫,兩片均源用莎作原文演繹;就算是趁墟,不常看經典鉅著的偽文青們也要去看看。

《理察二世》:從歷史劇速明英史

除了十四行詩,莎翁最出名的必定是其歷史劇。需知道十五世紀的劇場並非貴族專利,缺乏教於的民眾與知識分子及貴族會同處一劇場看戲。上流人士嘴嚼對時弊的諷刺,普通民眾則寓學習歷史於消費娛樂。相比莎翁的其他歷史劇,《理察二世》表面上缺少複雜的宮廷勾心鬥角或驚險刺激的戰爭場面,不過套入當時因由膝下無子的「童貞女皇」伊利沙伯一世統治而面臨政制危機的英格蘭處境下,講述君權神授絕對觀和保護臣民的封建責任之間的衝突的《理》便火了起來,連女皇看畢也激動高呼「我就是理察二世!」。

復古中不失摩登感

RSC在威廉王子連得兩孩的時勢中將《理》重現舞台,有否影射也順屬臆測。演出忠於中世紀濃厚的宗教風;經歷呼風喚雨到被好友刺殺的主角理察王由劇影視均經驗豐富的David Tennant(《哈利波特4》、《馴龍記》)擔起大旗,無論是不可一世還是自我否認,DT的小動作及微語調的自然演繹令觀眾不禁覺得理察王一定是這樣子,沒有「看演戲」的感覺,使觀眾從其演出中得知本劇主旨。飾演攝政王約克公爵的Oliver Ford Davies(《星戰》系列)則成功以角色的矛盾立場為觀眾解話。其他演員就算戲份不多,演員間的默契令三小時的演出非常流暢,不見沉悶。不得不讚的是舞台的設計,簡約中以高科技的光影投射及原始的水晶反光塑造出典雅的復古感,同時不失摩登品味與空間感。不過,《理》的用語及情節對本地觀眾確實是難明,建議先看看原著的簡介。

把《馬克白》帶返蘇格蘭

嫌歷史舞台劇太艱深或耗時的朋友不妨選看令一莎劇《馬克白》。《馬》片乃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但長度在莎劇中算是很短,加上故事內容廣為人知,看起來比《理》簡單易懂。新作將原著帶返故事本身的舞台——蘇格蘭高地。壯觀的蘇格蘭自然風光賞心悅目之餘,更帶出一分未經雕啄、不加修飾的原始風味,襯托出人類在權力遊戲中兇殘及野心勃勃的原始天性。加上蘇格蘭演員卡士(或讓演員習得蘇地口音),還原原著設定。

《馬》片雖是王位爭奪戰,但男人都要靠邊站。最重要的一角乃《馬克白》的妻子;三個謎一般的命運女巫出場時間雖短卻左右大局氣氛;因此女性的演出較有看頭。本片女主角、奧斯卡影后兼法國劇情女王Marion Cotillard的神情戲內心戲比起以往的馬克白夫人沉着內斂,一改以往「畫出腸」的表現;不過,原著粉或會批評她與馬克白的交流較少,而高潮部分演出,是眼高手低還是突破傳統則是再見仁見智。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 理察二世 莎士比亞 馬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