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夢の花嫁》霧裡看花之美

廣告:

最近看日劇,劇中女主角約會時問第一次見面的男生有何嗜好,男方說喜歡看電影,特別是岩井俊二的電影。女主角就在心裡吐槽說:「話說回來應該沒有不喜歡岩井俊二的日本人吧?!」雖然電視劇中以此暗示相親男生造作,不過看過岩井新作 《夢之花嫁》後,別說是日本人,就算說「沒有一個看過其作品的人會不喜歡岩井」確實不假。

後現代童話故事

《夢》片故事很簡單,入世未深的少女七海(黑木華飾)憧憬大城市生活,嫁到東京後在城市中掙扎求存的故事,期間遇上謎一般的男子安室(綾野剛飾)向她送上各種看似交易卻又讓人倍感安心、不無人情味的協助,並邂逅了謎一般的女郎真白(Cocco飾),在大城市的浮光掠影如何適應下去。故事後來看似美好得像童話一樣,但編劇和導演卻巧妙地透過「萬事屋」安室暗中質疑繁華背後事需要經營的一面。電影分為普通兩小時版本及導演剪輯三小時版本,保羅看的是普通版,從此版本的角度窺看當中訊息;不過普通版劇情結構已經非常完美,如果再深入或會破壞意境甚至畫蛇添足,想像不了導演版還有什麼不同。

一知半解拯救了貓

電影原名A Bride for Rip Van Winkle,Rip Van Winkle本是美國短篇小說,內容講述一個往來鄉間與城市的鄉人陷入沉睡,逃避現實;七海油何況不是?網絡潮語「傻白甜」完全正好形容她,對於別人來說的人生大事她看似清醒,在網上發表高見,在現實卻迷糊一片;甚至連「幫助」她的安室是否真正在幫助她還是挖坑給她都不知道就栽了進去;打一份薪水與工作不成正比地高的臨時工、與來歷不明的女子自然熟,這一切都讓觀眾覺得她置身於夢境中,最後「嫁」給了為她創造這個夢境的真白,真真正正是「夢之花嫁」。不過,觀眾一面好奇為何七海能這麼超脫現實,依靠不太實際的關係生存,不講究同居的人乃何方神聖。不過,正如電影所呈現,現實實在殘酷,如沒有一點天真真的很難活下去。如果不是這些夢、這份古怪的工作,七海或許就自殺去了。普通剪輯版因時間所限,從七海的戀愛、家庭,以致工作、安室的來歷、真白的背景都沒有詳細交代,觀眾和七海一樣對這些平常人必定尋根究底保護自己的重要資訊一知半解,卻正正因為一知半解而不懂得害怕,不刻意去防備,才能看似堅強的活下去,利用安室的幫助及真白的空虛活下去。反正,curiosity kills the cat,如果知道了安室曾因「工作」而傷害了她、知道了真白的背景及任性的原因,她要背負的變得更加多。就算追根究柢了,知道真相後,難道就會活得更容易嗎?
《夢》片貫徹日影風格,超(脫)現實得來又超(級)現實。加上溫暖的畫面和古典音樂來塑造七海天真的世界觀,現實,彷彿不那麼殘酷了。最後不得不稱讚兩位女役的演出,多次演出類似「出城」腳色(《東京小屋》、《花子與安妮》、《天皇的御廚》)的黑木華揮灑自如不在話下,充分刻劃七海的迷糊與不安卻不流於單一演繹;不過演戲經驗尚淺的cocco面對柏林影后大演對手戲,毫不遜色之餘更能成功將觀眾目光搶過來,二人間的火花精彩異常。

日本の「商売」精神

最後,談談忠奸難辨的「萬事屋」安室。這個受人錢財與人消災的小伙子看似利用人性的弱點去做生意,日本人所說的「商売」。對日本人來說,什麼都可以是一種買賣,普通交易當然如此,色情風俗是商売、娛樂事業是商売、店裡員工的儀容舉止待客之道對經營者來說都是商売﹑都是貨品;甚至如安室販賣離婚手段如是、友情也是商売。這種「商売」精神看似無情,但其實日本人營商背後卻非常重視自己的「商売哲學」。保羅剛剛看到一套關於日本二戰後復興落語藝術的動畫,當中一幕有人拜師學藝,卻被大師以「你認真的性格做不了這種娛樂大眾的商売」,可見日本人在買賣和金錢交易背後不無堅持。反觀電影中安室的服務,安室為人看似生意行頭,偶爾使使小手段,並以圖利賺錢為主,做着看似為世人不齒之事,觀眾卻討厭不起來,因為與他滿口服務與價錢的表面所不同,觀眾還是能夠感覺到他所提供的服務,多少也有為了客人著想的真心在其中;從七海身上他未必能賺到多少,可是他對其還得照顧和關懷,已經超越了一般販子和客人的關係了吧。也許正是這種商売背後的人情味,香港人才這麼喜歡到日本旅行……
後記:看畢電影後保羅跟同行友人說,綾野剛在片中造型跟學舌鳥的華D很像,友人不禁唧唧稱奇。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 夢の花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