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丹麥女孩》太抑壓

廣告:

Eddie Redmayne 和 Alicia Vikander 的完美演出,使我感到壓力相當大。Einar、Lili,手術前、手術後,都想忠於自己,不被社會的規範約束,奈何過程實在太痛苦。整齣電影都在思緒複雜的籠罩之下,直至結局才得見青天,Lili 的絲巾飄向觸不到的天際,壓力才得以釋放。
Eddie Redmayne 過去的演出告訴觀眾他是一個注重細節的演員。我不敢質疑他跟真實版本的 Einar 或 Lili 有多神似,但他的一舉一動,以至眼神表情,都充分證明他對角色的尊重與投入。Einar / Lili 並不是兩個意識,一種對立,實際上是一個過渡,一次解放:Einar 對於 Lili 的出現感到好奇和衝動,不斷學習女性的嫵媚,讓身體有所準備;Lili ,正如 Einar 所說,已經是另外一個人了,一個真女人。最後竟卻是 Lili 需要承受的壓力最大,部分壓力源於自己的身體構造未可完全滿足她的靈魂,另外的大概源於 Einar 妻子 Gerda 對 Einar 的思念與愛的渴求。我不會嘗試區分 Eddie Redmayne 甚麼時候飾演 Einar ,甚麼時候飾演 Lili,當中有太多哲理,有太多只有主人翁自己才理解(或根本連自己也解不透)的複雜情感,只是,這個過渡充斥住太多壓力,要 Lili 離開世界前一刻才能給予她真正的解放,確實遺憾。
(*真實版與電影版的故事有出入*)
Alicia Vikander 飾演的 Gerda 身為 Einar 的妻子,需要 Einar 對她的愛是無可厚非,所以我們也不會批評她自私,因為那是理所當然的,那是她應得的。別將所有焦點都擺在 Eddie Redmayne 身上,Alicia Vikander 在電影中由一個跳脫的頑皮女生演到一個內心如此抑壓的失婚婦人,有相當令人驚喜的演出。Gerda 與 Einar / Lili 由一對夫婦變成唯一明白對方心中想法的知己,其心理變化之大,Alicia Vikander 都能夠處理得恰當。Gerda 讓我想起《霍金:愛的方程式》的 Jane,兩位女士都深愛着自己的丈夫,卻最終無法維繫婚姻,以另一種方式延續與丈夫的感情。無論是霍金或 Einar/ Lili,Eddie Redmayne 的演繹固然淋漓盡致,但別忘了他的兩個女演員拍擋,一樣好戲。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丹麥女孩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