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震盪真相》尊重與身分認同

廣告:

韋史密夫是一位偶像巨星,但別因此忘了他同樣是一個演技出眾的演員。電影《震盪真相》改編自真人真事。韋史密夫飾演一個由尼日利亞移民到美國的法醫,發現一種困擾美式足球員多年的病症「CTE」,竟卻受到權貴人士不公的打壓。面對公義,面對生活,騎虎難下。

《震盪真相》最值得觀眾注意的就是韋史密夫,惟可惜他無緣角逐本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他的角色懂得甚麼叫做「尊重」,對活著的人也好,對等候被他解剖的死者也好;而韋史密夫本人亦非常尊重是次演出,將奧馬盧醫生一角的內斂、穩重與堅毅詮釋得十分細緻,而偶爾需要發洩情緒時又不會太過放肆。我會將韋史密夫在《震盪真相》的演出與珍妮花羅倫斯在《歡姐當自強》的演出歸納為同一類,一樣是默默承擔,默默堅持起革命的成功人士。

《震盪真相》的故事骨幹圍繞奧馬盧醫生發現「CTE」並嘗試令美式足球界正視問題,反被指控捏造事實,「公義」因此成為電影最大的議題,觀眾卻不應忽視另一議題 — 身分認同。奧馬盧醫生雖然是非洲移民,但他在美國工作,在美國進修,自豪成為美國人。電影時常強調奧馬盧醫生擁有多個學位,學識淵博,比一般美國人都要勤力,不過得到學位認同並不構成大眾對他的尊重。他的學術發現深遠地影響着美式足球界的發展,他行使正義的舉動或許會踐踏到美國人的「第二生命」,因此他處於一個尖銳的矛盾點。行公義沒飯吃也罷,行公義原來會讓奧馬盧醫生喪失一直費心為自己建立的身分,實在是一大諷刺。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