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兩個小孩的Pizza》吃不到的Pizza是……

廣告:

今年兩齣探討社會問題的電影 —《五個小孩的校長》和《來自星星的PK》,口碑極佳,回響甚大。把生活在貧困家庭的小孩放在一齣印度電影裏頭,講貧富懸殊,講社會不公,就是《兩個小孩的Pizza》。

製作規模上,《兩個小孩的Pizza》決不是《來自星星的PK》同等級數的寶萊烏猛片,帶給觀眾的教育意義卻一樣大。此電影勝在夠人性化,夠「貼地」,拍攝手法很 raw,但這樣更能反映印度社會的實況。無論是電影英文戲名《The Crow’s Egg》所翻譯成的「烏鴉蛋」,或者是香港區戲名所包含的「Pizza」,均暗示食物在電影中的重要,以食物來反映貧民區小孩的苦況。小兄弟的家庭買不起雞蛋,他們唯有偷吃樹上的烏鴉蛋,是一種悲哀;pizza 店開在貧民區附近卻把窮人拒諸門外,是一種很明確的嘲諷。《兩個小孩的Pizza》很直白地將主角兄弟的苦況訴諸於世界。一塊薄餅引起印度社會的意識騷動,誇張,同時真實;覺得誇張,因為我們身處的社會境況不一樣,而主角兄弟身處的社會,絕對是你無法相像的那般真實。

食物是人類的基本需要,「美食」倒是渴求,比「生存」的層次更高。大人尚且懂得現實的殘酷,大小烏鴉蛋兄弟當然不懂,嫌棄阿嬤的米餅,大吵大鬧地嚷着要吃代表某種身分象徵的薄餅,叫人又愛又恨。不過正正就是這最純真的追求,讓我們一班成年人看得心痛、心碎。你看,孩子在扭曲社會的擠壓下成長,價值觀就是這麼被周遭的事物影響。他們從小看見甚麼,就吸收甚麼,所以不怪得他們反叛、不聽話、不孝順,同時又有主見、肯冒險、願意辛苦拼搏。大小烏鴉蛋只不過是一對年幼的小兄弟,思想單純,但行為不單純,因為他們身在的環境,一點都不單純,實在可悲。

 

8/10

 

(其實《兩個小孩的Pizza》是 I 級電影,還是有份童真在內,不是我描述的那樣可怕)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