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福爾摩斯的最後奇案》福爾摩斯的老年成長路

廣告:

近代的英雄片,往往都會流露出一種人性。無論是血肉之驅還是FF、有特異功能的英雄,他們總會有自己的弱點和黑暗面,他們在人前的形象,再不是神。福爾摩斯也不例外,在《福爾摩斯的最後奇案》中,他的推理能力依然,但較過往的形象,多了一份人情味,而在這宗最後奇案中,倒是為自己解迷。

沒有熟悉的拍檔華生,福爾摩斯亦已屆93歲的高齡,和一般的老人無異,他身體狀況固然大不如前,而且患有腦退化症,記不起不少往事,戲內的人物很小,只有他,管家和她的聰明兒子。故事非以Sir Arthur Conan Doyle的原著故事改編而成,而是由Mitch Cullin 的《心靈詭計》改編而成。電影把三條故事線並列而行,分別是現在於養蜂場的生活、到日本尋找花椒醫腦退化症,和他做偵探的最後處理的「謀殺案」,他認為華生筆下的那個故事和現實是不盡不實,他希望透過把故事寫出來,找到不再做偵探的原因。

劇本的結構完整而精密,把三段故事在結局揭盅一刻才發現相互的關係,令人拍案叫絕。今回的劇情沒有以往的福爾摩斯電影般緊湊,不強調他如何破解奇案,觀眾再看下去,便會知道這單奇案一點都不奇,而是令福爾摩斯「成長」的案件,但過程仍然十分懸疑,具有一定的追看性,令到一直冷靜理性而孤獨的他不再做偵探。在解謎的一刻,福爾摩斯倒是變得更加有人情味。

故事刻意打破福爾摩斯的刻板形象,在過往的電影、電視作品中,福爾摩斯總是戴著招牌獵鹿帽和煙斗,今回的福爾摩斯不單說這是華生筆下的造型,而形象亦來個大轉變,他依然精明,但因為年紀大和患有腦退化症,因而行動不便,和平常的老人家沒有任何分別,但本性還是難移,他要面子,邏輯性強,單單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自己不記得而把名字寫在手䄂上,多了一份老人家的可愛和偏執,多了幾分人的真誠。當然,飾演福爾摩斯的Ian McKellen應記一功,在每一個年代的福爾摩斯都演得層次分明,60歲時的英國紳士和精明形象,90歲時的老人家,面對生命的無奈和難過,總是令人印象深刻。

8/10

文:張山地

https://www.facebook.com/cheungshantei

偽文青一名。總喜歡躲在黑盒子裏,沉醉於電光幻影,用百幾分鐘去經歷別人的人生,開懷地大笑和不爭氣地流淚,以為能在黑暗中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張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