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命懸一線》Man On Wire

廣告:

依稀記得,有一位膽量過人的表演者走鋼線徒步橫越世貿中心兩座大樓。你總有機會在電視節目上聽聞過這個故事,但未必記得它的結局。一步一驚心,主角 Philippe Petit 每走的一步都可以是死步。觀眾替他擔驚受怕,他卻從容不迫;這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拉鋸感,配合走鋼線這驚險刺激,但又要求表演者集中精神從而進入明鏡止水狀態的玩意,令人拍案叫絕。

電影《命懸一線》改編自 Philippe 的真人事跡。看第81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Man On Wire》,正正是紀錄 Philippe 的超高空創舉。我沒有看過《Man On Wire》,不知道紀錄片是否「以人為中心」,但電影則可以肯定是「以事為中心」,重點強調 Philippe 實現他夢想完整的過程,他那集瘋狂與藝術於一身的夢想。 Philippe 的心理當然也有投射在劇情、角色互動與對白之上,不過他由始至終都是一個性格,一個目標,堅定不移,使得觀眾更緊張他走鋼線橫越世貿中心的這一項任務,想知最終是成敗與否。電影在鋼線之上並未搖擺不定,由設計劃時代雜技表演、潛入世貿中心一直至表演當日的預備,集中火力營造侵入精神的壓迫感,尤其是表演的過程,簡直就是一場沉默的爆炸。

《命懸一線》風格強烈,沉重得來跳脫,瘋狂得來感性。以 Philippe 第一身口述導讀自己的生平、經歷,穿插第三身視點,可是第一身的部分比起一般以相同手法說故事的電影要長得多,因此大大形成了觀眾對 Philippe 的同理心。相反,其他在 Philippe 口中的「同謀」僅像他生命中的過客,就算是給予他最大支持的女朋友亦然。電影沒有深入探索他們的感情世界,我對他們的結局並未特別感到可惜。

說 Philippe 是《命懸一線》的第一主角,那第二主角非世貿中心莫屬。這一齣電影無疑是對世貿中心一次嘆為觀止的懷念,以 Philippe 對它的鍾愛,對它的渴慕,把點題的走鋼線表演刻畫出世貿中心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形象。現在兩座大樓已消失於人前,但 Philippe 在結局拿到的那一張世貿中心天台通行證,是永遠適用,直到永遠。電影落幕時兩座大樓璀璨的剪影,深深烙進每個人的心裏,格外感人。

8/10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