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熱話

「2015 辛丹斯電影節:香港」專訪(下)

廣告:

2015年「辛丹斯電影節:香港」正於The Metroplex 星影匯如火如荼進行當中。承接第一屆空前的成功,大會再度為香港觀眾帶來最精彩的參展電影,包括開幕電影《曼哈頓影癡部落》、《史丹福監獄實驗》及《散貨不離三兄弟》等等。Hong Kong Movie 分別與電影節總監和上述三齣電影的監製、導演進行了訪問,讓觀眾更瞭解「辛丹斯電影節:香港」的點滴。

《曼克頓影癡部落》

綽號「狼群」的安古魯六兄弟,自小被父親困在家中與世隔絕,由媽媽在家教育。六兄弟極其聰明,可惜甚少有踏出家門的機會。他們對外界的認知,全都是從電影中點點滴滴地堆積與建構出來。他們對電影瘋狂著迷,會一絲不苟地製作道具與戲服,然後一幕幕地重演出來,這是他們澎湃創意的抒發途徑,也是抵抗寂寞的唯一方法。但當他們其中一人成功出走後,這個家庭的權力關係也產生變化,其餘五兄弟都蠢蠢欲動要逃離父親的封鎖線……導演姬絲圖莫莎在街上偶遇「狼群」,因同樣熱愛電影而成為朋友,繼而慢慢深入探索他們的故事與內心世界,捕捉他們不一樣的成長歷程,拍成個半小時的奇情紀錄片,同時也是電影如何改變甚至拯救人生的有力實證。

 

《曼克頓影癡部落》導演 Crystal Moselle 專訪

問:在電影簡介上看到,說你是在街上偶遇安古魯兄弟。你何時才意識到自己要為他們拍一齣紀錄片?

答:我們起初變成朋友,後來聽他們述說經歷,覺得很不可思議,並非一開始便意識到自己要做這件事。他們知道我從事電影工作都很雀躍,然後就覺得不如把他們的故事拍下來吧。

 

問:拍攝時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的地方?

答:幾乎沒有困難,很順利,安古魯兄弟也相當配合。不過完成電影就足足用了差不多四年的時間,而當中頭兩年半我也沒有機會拍攝安古魯兄弟的父親,但他們的母親就十分合作,和我做了數個訪問。

 

問:我知道你的工作包括要觀看安古魯家庭的錄像吧?

答:超過30小時的錄像,紀錄了他們成長的片段,的確花了不少時間去挑選最適合放進電影的部分。

 

問:為甚麼覺得普羅大眾會對安古魯家庭的故事感到興趣?

答:他們的故事本身就很有趣,相信觀眾會喜歡。

 

問:安古魯兄弟和他父親的關係,現在是甚麼狀態?

答:我也不知道,他們從來沒有跟我討論,應該更不想再提及,沒有在公開場合談過家庭事。

 

問:那安古魯家庭的生活與你成長的經歷有沒有甚麼聯繫?

答:實際上我的童年跟安古魯兄弟的童年完全相反,我同時是一個很外向的人呢。

 

問:你覺得這齣電影在甚麼方面能夠幫助安古魯兄弟?

答:他們喜歡電影,現在他們更成為了電影的主角,也算是完了他們一個心願。我想讓觀眾透過電影認識到安古魯兄弟,某程度上亦等於讓安古魯兄弟找到方法融入現實社會。

 

問:電影首半段很黑暗,很詭異,但當安古魯兄弟開始探索外世界,電影就變得很有色彩,很活潑。是否刻意的安排?

答:我覺得這是順其自然的,不是刻意想營造的效果。這正正是他們的人生,以往被困於那間大屋內,無法參透外界事物,自然就有那種黑暗的情緒,而現在當然就很不一樣了。

 

問:你跟安古魯兄弟還有聯絡嗎?

答:有。我們仍是好朋友,曾經一起到處遊覽,又去參與藝術活動。他們有的在從事電影相關的工作,是他們一直渴望想做的事。

 

問:除了拍攝紀錄片,未來也有打算拍劇情片嗎?

答:已經在寫劇本了,然而故事仍未完全敲定,但確實有拍攝劇情片的計劃。


《史丹福監獄實驗》

真人真事改編,1971年美國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在史丹福大學心理學系進行了一個驚動全球的實驗,於校內找來24位志願者在模擬監獄內分別扮演囚犯和獄卒。原本一個純粹角色扮演的實驗,卻慢慢變成假戲真做。當菲利普向扮演獄卒的學生示意可運用權力控制囚犯,並向他們提供了警棍、制服等去建立他們「執法者」的身分與地位後,虐待與暴力事件就開始不斷爆發,情況很快就完全失控!原定為期兩週的實驗被迫在第六天腰斬。菲利普將這種人格變化現象稱為「路西法效應」,上帝最寵愛的天使路西法墮落成為魔鬼撒旦,人也會受環境影響和權力操縱而作惡犯罪,解釋了美軍埋沒人性虐待囚犯、正義澟然的警察泯滅良知淪為政府鎮壓人民工具的種種現象。

《史丹福監獄實驗》導演 Kyle Patrick Alvarez 專訪

問:拍攝電影前你聽說過這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嗎?

答:還是學生的時候只知道關於這個實驗很皮毛的部分,當時已覺得它非常有趣。我在拍攝前做了很多研究,包括觀看和聆聽實驗錄像、聲帶、報告等等,才了解到詳細的內容。

 

問:這齣電影的情節是否貼近當年實驗中所發生的事?

答:沒錯,想盡量保持真實感,所以做了很多研究,希望觀眾也能感受到是真有其事。

 

問:那你怎樣平衡故事的真實性和戲劇性?

答:有時候我會微調,像在電影中兩名實驗者逃走的那一幕,我就令它看起來緊湊一點,加入一些原創的情緒和對白。最重要,整個故事的根基忠於事實,只在細節上作些微改動,讓電影有較豐富的戲劇感。

 

問:為甚麼挑選這一批演員?他們有共通點嗎?

答:他們都是年青而有實力的演員,而且他們也展露出喜愛演戲的熱情,自覺要當很棒的演員,勇於接受挑戰。

 

問:電影這麼緊湊,當年的實驗亦讓人喘不過氣來,那麼演員在拍攝過程中有壓力嗎?

答:每位演員的確都感到那股壓力,不過在拍攝過程中,大家其實蠻歡樂的。

 

問:有部分演員已經是荷里活大明星了,例如 Tye Sheridan 即將參演《變種特攻》,李基洪因《移動迷宮》而爆紅。你怎樣看這些演員?

答:我相當興奮,想到當時拍攝這齣電影的時候他們還像個小孩,眨眼間他們已有這麼大的成就,絕對認為他們有潛力成為一等一的演員。希望日後仍有合作機會吧。

 

問:津巴多博士有協助拍攝嗎?

答:他完全樂意幫忙,我也向他指教如何令故事表現得更真實。他很高興我把這個實驗拍成電影,起初他有點緊張,但看到完成品後,他可是相當放心。

 

問:作為電影角色,你對津巴多博士又有怎樣的評價?

答:博士雖然野心很大,但進行這個實驗的出發點其實是好的。他很有智慧,希望實驗結果能夠影響全世界,寄望實驗能夠有教育意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卻做到了。

 

問:你希望電影亦一樣影響世界嗎?

答:當然有這麼的一個希望,而且津巴多博士本人也相當支持這齣電影,覺得電影可以重新讓更多觀眾了解這個實驗,變相可以達成博士的願望。

 

問:如果你是實驗對象,你會選擇當獄卒還是囚犯?

答:我大概會選擇囚犯吧,因為我的性格較為被動。其實我也想過要

當獄卒,希望令實驗向好的一方進行,阻止其他獄卒做壞事。

 

festival hkmovie6 sundance 辛丹斯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