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熱話

【 MOVIE6 熱話 】台灣同志電影《 紅樓夢 》導演 吳星翔 :在台灣做同志電影比在香港容易

廣告:

台灣同志電影《 紅樓夢 》導演 吳星翔 :在台灣做同志電影比在香港容易

應 熊貓國際電影節 邀請,台灣同志電影《 紅樓夢 》導演 吳星翔 早前來港宣傳,在首映上與觀眾分享拍攝這部電影的點滴。導演的《 紅樓夢 》引來了哄動,也引來了爭議,不過導演依然覺得,在台灣製作和拍攝同志題材的劇情長片,得到的支持和援助,都要比香港多。《 紅樓夢 》在 熊貓國際電影節 大受歡迎,並已加開十月兩場放映。

為甚麼要改編《紅樓夢》成為同志版?

因為《紅樓夢》是中國最好的小說。它被翻拍的次數不如《三國演義》、《水滸傳》,每次拍成電影或電視劇都被人罵,因為大家都太愛它了。最近比較少人敢去動它,我覺得蠻可惜的。台灣的年青人比較不看文學,我想用一個新鮮的方法去拍《紅樓夢》,引起更多人的興趣。而且,台北紅樓的同志生活其實很精彩,但很少人去把它拍出來,於是我就把這兩個元素結合起來。結果劇本寫出來之後,很多人都很喜歡。

你本人對《紅樓夢》原著的感覺是?

第一次看《紅樓夢》,我完全看不懂,看到第三回我就不看了,因為當時覺得前三回都很無聊。長大之後,覺得這樣不行,一定要讀一些名著。我看到林黛玉出場之後,覺得《紅樓夢》太好看了,每個角色都那麼有特色,那麼精彩。我最喜歡黃熙鳳,所以我在我的電影中也讓王熙鳳(峰姐)做主角,而我也認為她是《紅樓夢》小說裏面真正的主角。同時,我也相信《紅樓夢》最後的四十回不是曹雪芹所寫的。很多人考究過,林黛玉的死應該與水有關,她應該是死在水裏,所以我寫小林這個角色時也把他與水聯繫了起來。我自己對原著的理解有兩個,一個是王熙鳳才是真正的主角,二是林黛玉的死一定要跟水有關。電影中其他劇情都很自由,隨時可以調整,但唯獨以上兩個元素,我一定要堅持。

你覺得沒有看過《紅樓夢》原著的觀眾會看得明白你的電影嗎?

沒有看過《紅樓夢》的觀眾,應該會比解難懂我的電影吧(笑)。最完美,就是先看電影,然後再看原著小說,然後再去戲院看第二次(笑),然後再買我的小說,那就會得到不同的想法。《紅樓夢》本身就是一個值得一看再看的作品。到現在我隨便翻開一個章節,都會發現我以前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實在是太精彩,太厲害了,很多內容都非常的神秘,打破了古典小說慣常的做法。

台北紅樓拒絕了你們去拍攝的因由是?

紅樓現在生意很好,任何電影都幫不了他們,但有可能會害到他們。紅樓一半地方是政府租出去的,租金很低,所以生意都很好,都很賺錢,不需要其他輔助,反而會怕有壞影響。曾經有觀眾問,現在台灣的婚姻法在水深火熱之中,為甚麼我還要拍一部電影去醜化同志?我覺得,同志的權利不是因為你表現好才會有的。同志婚姻法不是禮物,它是基本權利,所以我不能要求所有同志都表現好。《紅樓夢》呈現的只是同志生活其中一個面貌。台灣的同志電影,十部有九部都跟校園有關,是不合理的,肯定要有人去展示出一些同志生活真實的面貌。有些觀眾跟我講,看完《紅樓夢》後覺得很沉重,因為自己身邊真的有用藥然後毀掉了自己的人,也有得了愛滋然後自殺的人。

紅樓不支持你的拍攝,那拍攝過程困難嗎?

其實拍攝工作都蠻順利的。劇本先得獎,然後就找到政府的投資。無論是私人或者是政府的投資,也先得看到劇本,劇本有得獎的話他們會比較安心,找演員也會比較容易。尤其是我這部電影與同志和裸露主題相關,假如沒有得獎的話,他們可能會擔心電影拍出來會不會像色情片。就算紅樓那邊不讓我拍,我在其他地方拍,出來的效果我還是很滿意。很多人之前跟我講,電影觸及到毒品或者愛滋病的話,很難找錢。今天我們拿到資源,拿到補助,我們一定要讓大家去看平日不會講或者不敢講的東西。毒品和愛滋病都是台灣電影比較不願意去講的東西,但一味不理會,是不會解決得到問題。

來面試當演員的人雀躍嗎?

大概有三百多個人來面試當演員。在台灣大家對同志題材其實不會太避諱。我是這次來香港才知道香港人會覺得同志題材很有爭議,很多人都跟我講在香港做同志電影很難,比較不被重視。在台灣真的比較幸運,政府有補助,民間也合作。台灣有很多紅的演員也是拍同志電影出來的,例如楊祐寧、張孝全、張睿家,也是演同志之後馬上爆紅。台灣演員好像都比較希望接演這種角色(笑)。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風氣,是讓他們更早給觀眾認識的最好方法。台灣對於同志題材願意去嘗試,而且他們演過同志和裸露戲之後,或者可以克服到一些心理壓力,之後演其他類型的角色可能會更容易。

拍攝裸露或性愛的部分都沒有壓力嗎?

他們都有心理準備要裸露,但我覺得主要演員沒有必要作太大的裸露演出。他們都是新演員,放不開是很正常的。性只是生活中的其中一部分。在《紅樓夢》的原著小說中,性也沒有佔很大的篇幅。我的電影裏面的性愛場面沒有甚麼鋪陳,不用音樂,不用燈光,可能鏡頭轉過來就會看到有演員在做愛,比較像是現實會發生的情況。電影中真正有裸露性愛場面的非主要演員,演出之前已說明他們完全沒有問題的。

哪一個演員/角色演得最合你心意?

我覺得峰姐非常厲害。他面試的時候,就是做三溫暖的那一場戲,全場都嚇到,很有爆發力。這個爆發力在同志世界裏面都很少見,有剛硬又有柔和。他的潑辣不是毫無理性的,所以他要有很強的控制力。要做到外放又能控制自己的演員很罕見,所以他對我的影響很深,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寶物,找到他實在很幸運。

電影讓你最滿意和不滿意的部分是?

老實說,我有一點不滿意《醉眠》的部分。那個章節,我們拍了三天,三天都是晚上拍,白天睡,所以那三天大家都很累,偏偏要大家呈現出很快樂、無憂無慮的狀態。我沒有抓對那個時間暫停了而且很休閑的感覺,不知道是自己的技術不夠好,或者是大家都很累,我自己都很累,那個時候很想回家睡覺(笑),有一點可惜,不完美。相反,我覺得在海上拍的戲是我最滿意的,感謝我碰到很好的攝影師,拍到很美的鏡頭,演員也很自然。在拍攝之前,音樂就已經做好了,所以演員在拍攝的時候已經可以聽着電影配樂,音樂搭上那個海上的場景,蠻有味道的,很多人跟我講這一幕很感動。

要再改編一部名作成為同志版的話,你會選擇哪一部作品?

我打算拍侯孝賢導演《海上花》的同志版,劇本其實都寫好了,只有四個場境,都是發生在室內,所以我可以自己花錢拍。已經有演員說想參加了,峰姐就是其中一個。我希望大家會覺得我是一個很敢拍、喜歡文學、攝影華麗和關懷邊緣的導演(笑),我的作品都不會離開這四個元素吧。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huxtin/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
紅樓夢 (InDPanda)
26 1
吳星翔 熊貓國際電影節 紅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