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風月笑膠人》現代風月俏佳人

廣告:

茱莉亞羅拔絲當年在《風月俏佳人》飾演應召女郎一炮而紅,現在有另一齣同樣以應召女郎為主角的《風月笑膠人》。實際上電影並不顧名思義地膠,只不過偏向類似舞台劇中的「鬧劇」,而正好,男主角是舞台劇導演,女主角一心想成為舞台劇女主角,最後在舞台上搞出一場大龍鳳。

《風月俏佳人》採取了時空交錯的敘事手法,以女主角思燕成名後的一個專訪連貫起整齣電影,娓娓道出她做應召女郎、遇上奧雲韋遜飾演的風流導演以及成為舞台劇演員的一連串事件,脈胳非常完整。所有角色,主角也好,配角也好,看似河水不泛井水,但原來有錯縱複雜的關係,例如思燕的老恩客與她竟然看同一個性格火爆的心理醫生(珍妮花安妮絲頓)等等。迷離關係逐一揭開,最後來個終極大混戰,是典型鬧劇的格局。將電影和舞台劇混搭十分有趣,但我覺得當中的玩味可以去盡一點,看看《飛鳥俠》,雖然不是每個劇本都可以發揮出那種極致,但多一些火花,多一些更有勁的點子應該可以令電影生色不少。

思燕的經歷已是老掉了牙的故事,但以鬧劇重新包裝,則有別於茱莉亞羅拔絲和李察基爾的《風月俏佳人》。早已預見《風月笑膠人》的麻雀變鳳凰,觀眾就不會把目光集中在思燕由應召女郎變成舞台劇明星的心理轉變,反而對舞台劇導演如何處理他的感情缺失興趣更大。可以說劇本失了焦,但這又未尚不可,落多幾錢肉緊調製好電影胡鬧的氣氛,做好本份,未令故事葬身於一發不可收拾的火海之中已算不錯(鬧劇很客易走上歪路,當情節越來越混亂就難搞)。鬧劇總讓人出其不意,或者你會在《風月笑膠人》的喧鬧中找到你獨有的共鳴。

6/10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