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愛的幻象》不要斷錯症

廣告:

慾望和現實之間有一道鴻溝,它名叫寂寞。

米高瘋嗎?絕對不是。世界上沒有自私的人(in this case,瘋狂的人),只是你不懂得如何找一些方法去讓人願意主動填滿你的慾望,不懂得如何令人哄你開心。

電影裡,一心想從知情病患米高口中找出失蹤員工的精神病院院長先生怪責米高繞圈子,卻不懂聆聽和滿足他的需要,甚至沒有嘗試過為米高做些什麼就覺得身為病人的米高應該主動配合自己;這不過是一種自大。而當人要找個方法去治療自己的寂寞,就會變得聰明異常——除了聰明才智之外,寂寞的人已經沒有其他的武器可用;只是聰明沒有分好壞,對於不能滿足自己的人,我們可以用聰明去報復對方的冷漠,或者選擇以此留住對方的注意力,讓他想想如何使你願意給他所需的東西。

你尋我開心 我尋你開心 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恨

米高和院長的角力,正是一個需求與提供之間權利和義務性質的絕佳示範:有心尋找讓對方開心的方法,自然就會毫不費力得到你想要的東西。如此看來,米高雖然終身都寂寞難堪,卻把如何化解寂寞的方法看得最透徹。一直以來,那些所謂的醫生和護士都斷錯了米高的病。他還得不是精神病,不過是寂寞病;甚至寂寞病都不是,有的只是對寂寞的敏感;只是,人們常常忘了,allergy,是可以致命的。

8/10 (劇本出色,表達手法和節奏能抓到觀眾心理,很好的一套懸疑片。另外劇本本來是舞台劇本,真希望能看看舞台劇版本)

大象好像成了電影界中寂寞的代表,尤其因為缺乏母愛。推介大家觀看《Just Another Confused Elephant》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