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東京未婚妻》 日本高階文化入門

廣告:

對異國文化有特別憧憬,決定實地考察,以為浸淫一年半載,獲得一個新身分無難道,殊不知竟被文化衝擊嚇得迷失異鄉。《東京未婚妻》的愛美麗於日本出生,幼童時期甚至乎在日本生活,然後廿歲重臨舊地希望做個真正的日本人,有先天條件優勢,有壯志雄心,亦幾乎經不起考驗。看《東京未婚妻》,你並不是要了解日本的文化,反而是要了解成為日本人(或任何外國國籍的人)到底有多難。

愛情,最易讓不同文化共融,又最易點燃文化差異爆炸的藥引。愛美麗和她的日本男友沒有吵過大鑊,一直都是恩恩愛愛,但電影告訴你即使彼此赤裸相對,水乳交融,身與心也未必可以達至百分百同步,文化差異總會偷偷製造出一種極大的阻力。《東京未婚妻》展示的日本是一個相當誇張離地的社會,你會看到日本光怪陸離的一面,尤其是愛美麗男友的怪雞朋友圈、非常傳統的父母以至那一間充滿奇怪機おかしい關和廚具的房子,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看得見或接觸得到,越「入屋」就越令愛美麗無力招架。其實香港的觀眾大概對日本文化略知一二,但切身走入日本社會生活又如何呢?如愛美麗般渴望成為日本人的話又可以有甚麼體會?於是,電影刻意給你看比較平時大眾對日本刻板印象再放大再極端再狂野的畫面。觀眾或會笑說:「日本根本就是一個千奇百趣的國家呀,有甚麼好出奇?」其實不是日本的文化怪,是因為愛美麗未真正了解,亦未真正放心接受,才覺得非常怪。那是她的視點,她的第一身感受。電影中愛美麗登上富士山一段相當貼題,很到肉,是整個故事的轉捩點 —「沒有攀上過富士山就成不了真正的日本人」,那麼最後愛美麗如願以償了嗎?不,可是她明白過去對日本紙上談兵的認識實在太皮毛,就等於說每天吃壽司、睡在褟褟米上和下班去喝酒去唱卡啦OK去玩彈珠機就是日本人的生活一樣皮毛。攀上過富士山,愛美麗「死了」,是面對現實的醒悟,更是對她過去想法單純的諷刺,而結論就是:「身」的準備容易得很,但「心」的準備難上加難。

總括《東京未婚妻》交代愛美麗心境變遷的表達手法討喜得來有內涵,不止外在和風味濃,內在的話,愛美麗個性的跳脫和被故意放大了的日本文化荒誕令電影遠超於一齣普通的異地戀愛情小品,所表述的人生哲學思想層次豐富,拿來用作研究文化衝擊的教學材料亦實在不足為過奇。愛美麗的真身艾蜜莉(原著故事作者)果然是經歷了一場又喜又悲的文化教育,故事讓人信服。不過,《東京未婚妻》的骨幹始終是「東西」文化對對碰,對亞洲人的衝擊未必如電影描繪的一樣厲害,當然對於一眾「日本鐵粉」來說或者只是小菜一碟。從來接受異國文化的程度因人而異,電影亦並非完全寫實,旨在表現愛美麗的個人體會,嘗試代入愛美麗的角色欣賞她這段異國「求生」之旅會更有感覺。

(雖然不太喜歡結局以311大地震拆散一對小情人,有意境,但令我很糾結)

8/10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