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聞

【 MOVIE6 新聞 】 香港獨立電影節 十週年:在地而立

廣告:

【 MOVIE6 新聞 】 香港獨立電影節 十週年:在地而立

香港獨立電影節踏入第十年,所經歷的並非單是十屆影展。過去由於各種原因,獨立電影節不定期舉辦了十多次;正因為不希望它是每年一度、曲終人散的盛事,亦不想觀眾為朝聖而來,過目即忘,這種靈活和彈性卻成就了這個電影節的性格。《在地而立》一書作為紀錄,梳理十年間的經歷,細看獨立電影節長成的根莖──他們做了甚麼,做不到甚麼,亦思考獨立電影在今天香港的發展。配合出版,這次放映除了回顧過去重要的專題和關於獨立電影的討論,更想可以作補充和伸延。如2011年電影節的序言所說,希望可成就的不止於眼前的回報,讓我們放眼於更長遠的收成,未來再與樹下的人共享。
《亂世備忘》的軌跡始於雨傘運動影像工作坊及2016年的獨立電影節,過去一年導演與行政團隊帶着影片走遍各地,又在本地不同類型的場地播放和帶動討論。這是最後一場公開售票,仍然是在藝術中心,圓滿但並沒有結束,希望藉此以另一個方式延續它的意義。

2008年獨立電影節創辦之初,「獨立焦點」就成為當中一個重要環節,歷年的回顧展包括:山下敦弘、尊卡薩維蒂、小川紳介、艾麗絲華妲、麥馬巴夫家族、趙德胤、桑堤艾格曼及剛剛完成的台灣新電影專題。2011年獨立電影節舉辦小川紳介回顧展,回應當時的反高鐵運動,這不但打開了獨立電影節的社會面向,亦開展了獨立電影節在社會運動和電影間的探索,影響尤其深遠。《牧野村千年物語》是小川以十三年時間收割的最後一部長片,這次重映,加上《京都鬼市場・千年影院》這部紀錄當時搭建專用影院過程的短片,再來思考電影和展示方式的關係。2013年的焦點導演是法國新浪潮之母艾麗絲華妲,當年未能播放《幸福》這部重要作品,今次亦藉此把修復版帶到觀眾眼前。而《超級大國民》則是年初台灣電影新浪潮專題的延續,萬仁的作品貫徹與大眾對話的意圖,在今天的香港仍然非常耐看,若以此作提問,該如何面對目前的景況?

香港獨立電影節上映電影一覽:

 

亂世備忘 Yellowing

導演 Director:陳梓桓 Chan Tze-woon

2014年秋冬,香港。

數萬人佔領街道,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爭取民主,最終演變成長達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運動充滿希望地開始,冷清地結束,香港人沒有爭取到民主寸進,但中間我們經歷了甚麼呢?這是數個年青人參與抗爭的故事。當日的理想與勇氣,將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備忘。

本片入圍第五十三屆台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並入選各地大小影展及電影節,包括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南方影展、加拿大溫哥華國際電影節及捷克Jihlava國際紀錄片節。

 

牧野村千年物語 Magino Village – A Tale

導演 Director:小川紳介 Shinsuke Ogawa

一部電影拍十三年算不算長?比起上千年的稻米文化,不過一撇。電影紀錄了小川製作組於牧野村學習種稻,研究稻米生物學及生態學,中間穿插牧野村的民間傳說及考古遺產。接近四小時的影片,是導演對如何表達自然觀和宇宙觀、將農業文化拍得有血有肉的一次總結。片末一段農民起義,客串的村民是當年背叛者的後代。二百年後重演這幕,對他們而言是寓自豪與羞愧於一身的集體救贖。這部概念、形式及製作都無可比擬的作品,當年卻找不到合適的影院來放映,製作組於是自行在京都建造「千年影院」。只放映一部電影的影院,一個月後便灰飛煙滅,夠浪漫吧。導演認為拍電影是藝術,放電影亦然,結合起來才算完美。難怪有評論稱之為電影版的《存在與時間》。這也是小川於1992年病逝前的最後一部長片,為他的電影收成畫上句號。

 

京都鬼市場・千年影院 The Theatre of a Thousand Years

導演 Director:小川紳介 Shinsuke Ogawa

1987年夏天,京都出現了一座以泥土、稻草和木材建成的「千年影院」,專門上映《牧野村千年物語》, 這部短片就記錄了當時關西的工作人員為這座臨時影院添上生機的過程。

幸福 Happiness  

導演 Director:艾麗絲華妲 Agnès Varda

艾麗絲華妲的成名作《從五時到七時的琪奧》被認為表現女性主義立場,其後的《幸福》卻引來爭議,有人以為在維護父權,有人則認為是對父權的批判。開場一家四口在向日葵盛放的郊外牽手漫步,是否就等於幸福?木匠丈夫過着看來美滿的婚姻生活,裁縫妻子溫柔賢淑,他卻同時愛上了個性獨立的情人。華妲沒有急於為男子的不忠作道德批評,反而以油畫般的色彩、夢幻般的畫面,以及富暗示的剪接,還有莫札特的樂曲,把殘酷與冷峻藏於溫暖的幸福表象下。她更找來真實的一家四口參與演出,模糊虛構與真實的界線,邀請觀眾思考幸福何在。

超級大國民 Super Citizen Ko

導演 Director:萬仁 Wan Jen

入獄多年的政治犯,出獄後又因內疚而閉居養老院,與社會脫節約三十年。他年輕時參加讀書會被捕,嚴刑拷打下供出一位朋友,使朋友因而被判處極刑;長年深埋內心的愧疚,亦致使他結束隱居生活,希望在臨終前找到朋友的墓地並鄭重致歉。尋訪的旅程中,他所見並不只是昔日白色恐怖的痕跡,還有解嚴後台灣社會、政治的種種景況。《超級大國民》以迄今仍充滿誤解與曲解的白色恐怖為題,刻畫一位老政治犯重返現實、回到台北的旅程:在時間與空間、歷史與城市、記憶與現實之間,恍惚來回。台灣政治團體長久以來刻意迴避及曲解白色恐怖,萬仁針對這段歷史,以沉厚的筆觸,將「內省」與「贖罪」的主題推上高峰。

 

 

香港獨立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