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女朋友的女朋友》治本難求

廣告:

素來是法國鬼才導演O先生的粉絲,近幾年他產量豐富,實在是戲迷之福。猶記得早兩年的《偷戀隔離媽》中將學生、好友母親與老師之間不為世間接納的關係如何扭轉成意想不到的警世故事,不禁令人對「易服」男David和對芳年早殞的閨密Laura懷有的非一般執著的Claire之間的「戀情」有所期待。

性/別:All or nothing?

自我性別認同及性取向是本片主題。比起O先生一向喜歡一開場就故弄玄虛的官場手段,今次卻單刀直入直奔重點:從Claire與Laura如何一起成長,包括在樹上刻下愛的印記、如何看見閨密結識異性而不是味兒(卻強裝快樂而另結男友)、如何在婚禮上互相祝福,到David如何因妻子Laura逝世而重拾易服習慣,繼而搭上識破自己怪癖、妻子生前的好友,一切沒有O先生一向擅長的詭異氣氛,卻單刀直入,直奔主題,洽度好處的演繹了二人在共同的靈魂支柱Laura死後如何透過對方的存在而得到生存下去的理由的熱情——避無可避。

在易服問題上,相信不少觀眾看過電影後有一個疑問:到底疑似深愛Laura的Claire,是否本來就是一個女同性戀者?可是她在好友離世前與丈夫如膠似漆,而最後也接受了擁有男兒身的Virginie(David易服後的身分)。到底她的性取向如何?又是否一個「雙性戀」的標籤又能定論?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不妨先從David身上看看性/別的端倪。觀眾絕對不會否定,內心上David百分之百肯定自己是女的,那為何他不乾脆變性?電影中提供了一個看似膚淺的答案:儘管自己認知的性別與生理上的性別有所區別,但David自己也看得到身為男兒身的需要甚或優勢:為了出生不久的女兒,他需要一人分析父母兩角,而當他和Claire獨處時,他因為做粗重功夫而不刻意打扮成Virginie,嚇了Claire一跳。無可否認,不論生為男兒身還是女兒身,世俗的定型仍然會因為生理上的性別而帶來一些「好處」。這些好處可以是男士們簡單的體力、或對女士在不同場合的優待,以致權力上的優勢等等。可悲地,這些所謂的「好處」無疑來自於世俗的stereotype,但每個獨立人士對這些「好處」有不同程度的需要,並非每個認知性別與生理性別有出入的人都有一樣程度的依賴,當然,從好的方面看,也包括了對生理性別的一種尊重,也解釋了為什麼有些人明明認知性別與生理性別有所出入,卻未必選擇完全變性。簡單來說,性別認知並非非黑即白,All or nothing,中間的灰色地帶多的是。(另外保羅也建議大家看看另一套法語作品《越傷越愛》,Lawrence Anyways,比較一下易服人士自身與他們伴侶之間對性別認同的落差。)

PTSD偏方

無可否認,《女》片確實是一套以性/別為主題的電影,但故事刻劃的,是否只是David/Virginie與Claire如何跨越伴侶性/別或性取向疑問,而降伏於真愛腳下的一個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是否就是一個關於「真愛」與soulmate的故事?或許筆者對於什麼是「愛情」的定義比較狹隘,在二人共同靈魂支柱Laura死後,二人或許不過是受傷的野獸,而潛伏David多年的慾望卻因創傷而爆發出來。對於他們二人,兩個有著性/別及性取向壓抑的人共同面對這個極大的創傷,在女兒及家人的擔憂下難免勉強自己想早日走出陰霾,豈料鋌而走險,利用了David釋放自己壓抑的契機,企圖催化二人自己走出創傷的進度。他們之間的感情沒錯是熱情如火,洶湧如潮水,不過,比起愛情,更像是治療創傷後遺症的偏方:治標容易,本有沒有治到,觀眾只有猜想的份兒。

7/10(O先生繼續擅長使用音樂營造氣氛,Roman Duris雖屬法國一線演員,此片對他仍有難度,有進步空間;此外插曲”Hot and Cold”乃Katy Perry “One of the Boys”大碟作品,同碟幾首作品也有一些性別定型相關題材之作)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