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無定向喪心病狂》癲出個禪來

廣告:

曾經從前有個喜歡裝瘋賣傻的同學,常常用「有隻雀仔跌落水」的旋律重複唱著「冤冤相報何時了、何時了、何時了?冤冤相報何時了、冤冤相報~」

看著充滿西班牙語系特有的澎拜畫風的《無定向喪心病狂》,筆者不禁一路在腦海內LOOP這首久遺的歌。LOOP下LOOP下竟然覺得有屬佛珠或冥想打坐時數呼吸節拍的禪修感覺。原來看這部電影,看似瘋狂,竟然有一絲禪的味道。

是他也是你和我(的蝴蝶效應)

電影採用不同短篇故事集合而成,起初都是一些普通不過的日常生活片段,平凡得你我都會有機會經歷到的事情,有些甚至可以說是「雞毛鴨蒜」(笑片嘛,比我抽下水啦~)不知道是南美人性格爽直,說起復仇或報復直腸直肚,彷彿沒有良心掙扎,不少角色在談到自己為什麼要復仇時理所當然得讓觀眾笑到肚痛。可是若不是在電影中,而是發生在現實生活中,他們的所言所行是會讓人心寒得背脊發涼。當然,電影不就是諷刺現實的嗎?不同於一般劇情誇張電影,《無》的演出雖然誇張,但情節卻非常切身,觀眾不得不反思自己曾否誤墮仇恨心理的陷阱;當然我們不會因為被爬頭而引爆別人的車,也不會因為被屈罰款而毀掉家庭事業甚至不惜讓自己身陷囹圄。電影提醒了觀眾其實每個人都很容易掉進自己思想崩壞後的裂縫而引發蝴蝶效應,分別在於「發出來」還是「谷在心」;部分故事的結局很(可笑地)可怕,但脫韁地憑天生的野性發洩過,做出一些如洪水般激烈的反應後,依靠著人類與生俱來善忘的特質,很快就恢復正常(當然,死掉的就沒辦法恢復正常……雖然被人誤會是HEHE殉情記……);電影讓筆者心生一問,比起電影中的野性爆發,為了維持所謂的文明理性而違反自然,將不滿谷在心的人讓仇恨侵蝕靈魂,難道不比劇中人可悲嗎?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臺

不得不說《無》片中每個故事結局的安排。儘管電影滲透著濃濃的「冤冤相報何時了」的訊息,卻並非教化的口吻,而是提問探索「報復」這個心理研究。電影並沒有把所有故事都變成bad ending,也不是全部都是大團圓結局。耍太極般溫柔而殘酷的推倒了「有天收」、「因果報應」、「報仇會反彈」等種種道德假設,也戳破了「依從自己心意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就可得到解脫」的幻想。換句話說,報復與否與道德無直接關係,但順從自己心意也不包保心病一劑斷尾。回到原點,說穿了就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境界。

看畢電影,保羅分享《佛陀叫你不生氣》一書的一個訊息:何必讓別人對你做的事情「上腦」?很多人都不過是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傻事。只要你知道,對方不是存心傷害你,也傷不了你,有何好生氣的道理?

電影中的歌曲也值得留意:不同時代的經典歌曲,讓電影「現實的超現實味道」發揮得淋漓盡致,Aire Libre和Fly Me to the Moon不在話下,在婚宴中勁播David Guetta的Titanium,以瘋狂取代婚姻應有的莊嚴神聖,真是讓人抓狂,至少,對傳統的東方人來說是有點摸不著頭腦的。而電影開首時候的動物ROLLER也貼題非常,值10分(out of 10)!

話說回來,那個唱「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同學後來因一些事情不敢跟我說話了,甚至看到保羅會裝作看不見或掉頭走。其實,我根本沒有生氣啊~不用怕我在炸薯條中落過期老鼠藥的。

8/10

(根本是寫實電影)

(挑戰以多個短篇形式集合而毫不令觀眾反感,非因藝高而膽大者不可駕馭)

PS筆者是信耶穌的,不過禪和佛是一種思想,和信仰沒有衝突。最中意恥笑D成日批鬥認識其他宗教或哲學思想的信徒的宗教狂熱/偽信徒/耶L,句號。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