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雛妓》 欲望中的生存者們

廣告:

自三數年前開始,新港產片上映時候的宣傳活動比以往的多了不少。這也許是因為港產電影在近年偶有富話題性作品,使投資者願意投放在宣傳的資金增多所致。然而,很多時候,由於這些宣傳片與活動過於精彩,反而使這些電影被人評為「雷聲大﹑雨點小」。無他的,最精彩的部分都已在宣傳片上看過了()

今年上映的這套「雛妓」,其實已不是什麼新鮮的題材,然而,挾着「蔡卓妍(SA)最大膽的一次」這句口號已有先聲奪人的效果,加上上映的時間碰巧遇到男女主角雙雙在澳門國際電影頒獎節中摘冠,使觀眾對這部電影更為期待。到底,在觀眾眼中,這部電影是否又是另一套名過其實的作品呢?

故事簡介:

於雜誌社工作的何玉玲(蔡卓妍 )花了四個月時間完成一篇關於官商醜聞的報道,卻基於雜誌社利益為由被老總抽稿。意興闌珊的她決定到泰國清邁散心,在酒吧遇上雛妓Dok-My,玉玲看 在眼裡心感難受,千方百計決定將Dok-My救出火海。 原來Dok-My令玉玲憶起自己十多年前的經歷,曾經被後父性侵而離家出走,令她遇上比她年長三十年的甘浩賢(任達華 )這位長腿叔叔。展開長達八年的不道德交易,她願意被包養以換取學位與棲身之所,兩人感情千絲萬縷,關係如父女又如情人般撲朔迷離...

(轉載自Hong Kong Movie 網站)

故事主旨—求生與情感

筆者並非社會性別這一方面的專家,只是在以前讀書的時候因興趣選修過社會學課程而略懂性別與社會的皮毛(某人日:讀Major Course又唔見你咁有心?)。社會學課程當中有提過霸權男子氣概(Hegemonic Masculinity)的概念,簡單而言,即是通過深化理想男性行為規範與固定女性從屬男性的觀念,以鞏固男性在社會當中的支配地位。假如從這個角度來出發的話,電影中女性們的行為便會變得十分合理。導演在電影中透過三位不同女性的經歷,說出了即使在女權日漸抬頭的現代社會中,這種霸權主義還是確確實實存在的;而女性為了求存,很多時更不得不依附在男性霸權下。

說穿了,男性霸權主義其實是社會上強者與弱者關係的其中一種表現形式—強者為了滿足慾望而不斷制定各種有形無形的枷鎖以深化自己的統治;相反,弱者希望在社會上生存,縱使有不滿的地方,也需要滿足強者這方面的慾望。否則,生存彷彿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情。女主角何玉玲在遭到繼父性侵後,曾一度脫離他的家庭,與一眾「老泥妹」生活。然而,由於他們在社會中是一群弱勢的人,在社會上連「好好生存」也難以做到。因此,當他遇上甘浩賢的時候,他便不得不再次選擇依附在一個強者的慾望當中以求生,這正是一種男性霸權主義的寫照。此外,片中的另外兩位女性—主角母親及泰國雛妓Dok-My的遭遇,也告訴了觀眾這一方面的殘酷現實。因此,對於這個古來今往一直未有本質上改變的陽剛霸權社會中不斷求存的女性,本人,以至本片是予以了一種尊重的態度。

除了對社會現實的描寫,片中也花了很大篇幅描寫人的慾望與感情。女主角當初與天個比她大三十多年的中年男性交往,如上文所說其實是為了求生。然而,當兩者朝夕相處多年,感情慢慢培養起來的時候,到底這只是一場交易﹑還是經已成了一種自己也不能抽身的關係呢?這種撲朔迷離的事情,每一天皆在社會上不斷發生。人雖然是動物,為了生活很多時都以自己利益為先。然而,人類的感情偏偏又是如此豐富,因此在很多事情—特別在牽涉到情這一種關係的時候—不斷進行的時候,行動便與最初目的有所偏離,甚至發展出更複雜的關係。何玉玲是真的喜歡甘浩賢,還是因為心存感激之心?何媽媽為了取悅丈夫,真的心甘情願吧自己的女兒獻出來嗎?Dok-My除了滿足客人外以換取改善家庭環境外,真的沒有自己想法嗎?在慾望與感情的旋渦中,這些都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問題,旁人當然無法知曉;然而,你又能保證當事人能好好梳理這些問題嗎?生存,其實就是由一個又一個不斷交錯的事件編織而成,謹此而已。事情根本?有多少人願意去理清?

劇本—鋪排不俗,唯野心過大

這次的劇本是以女主角在泰國所發生的事情為主線,中間加插零碎的回憶以豐富整個故事。大致可分為三段:

1. 女主角被性侵﹑離家出走以至與甘浩賢開始肉體交易

2. 女主角被安排重新上學到大學畢業

3. 女主角出來工作至整個泰國事件完結為止(電影主線)

整套電影不斷在這三個事件中不停穿插所構成。導演在適時把12的片段插到3中,其剪接手法是值得欣賞的。然而,問題卻出現在三段故事的連貫性當中。如把他們重新整合的話,電影開始其實是由女主角被繼父強姦的事件開始。這件事理應會影響會影響她日後的行為性格。然而,往後發生的事情又好像沒有受到這方面影響,造成很多時同一角色行為不連貫的情況出現。同時,為何女主角看見Dok-My時會想到她是另外一個自己,從而想拯救她?這與她以往的經歷有什麼關係?直到完場後,製作團隊似乎也沒有給觀眾一個合理的交代呢。

另外,電影中很多描寫也只是流於表面或資訊性過重,使人感到有一種明明是寫實電影,卻又有不現實的感覺。例如,泰國事件中對當地性工作者的描寫好像只羅列出各種事實或一些可有可無的事情,卻沒有再深入探討性工作者的內心世界或嫖客的心態等等,使描述只流於蜻蜓點水的深度,使觀眾總覺得劇本爭了一點東西似的。

會出現以上情況,其實是由於劇本過於貪心所致。劇本想說的東西有很多,包括家庭問題﹑男女感情﹑性工作者等等。然而,在不足兩小時的時間當中是幾乎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作深入討論。因此,變成了每一個問題的探討只能停留在表面而平白浪費了一個不俗的構思。此外,連貫性不足的問題,也是由於事情過多,難以為每個角色的行為梳理出一個清晰脈絡所政的。

演員—演技尚可,卻未盡人意

筆者真的很久沒有看過阿SA主演的電影(對上一套應該是「我老婆唔夠秤」),因此,對於好演技的進步是有點意外的。特別是阿SA今次是要同時扮演三個不同時期的女性,挑選其實頗大的。然而,她又真的能頗恰如其分地掌握到不同時間角色的特點,甚至她扮演少女時期的何玉玲時,竟然讓人找到Twins年代的阿SA的感覺,難怪會被人評為演技大有進步。至於男主角任達華的演出早己備受肯定,戲中的演出也一如以往般爐火純清,因此在這裡也不多著墨了。

然而,誠如上文斤說,這部電影在很多細節位做得不足,使電影有手高眼低的感覺。不單是劇本,連演員也有同樣問題。劇中充斥大量超現實的對白﹑配角的紙板化,甚至一些吵架﹑動作場面上演員的過火演出,也是電影的一大敗筆,使本部電影失色了不少。

假如能多一點時間﹑多一點細緻的話

整部電影的構思﹑題材以至選角其實是頗為不俗的。然而,作為一套90分鐘的電影,要把這些故事好好說完又似乎十分困難,假如這套電影的長度能增加多一小時的話,或許便能使這部充滿野心的電影變得更好看。同時,假如製作人員能再加細心留意細節的話,這部電影便能更加盡善盡美了。可惜,在電影院﹑以至生活,是沒有如果的……

6/10

文:鳴海

喜歡化身一條小魚兒,在這片稱為「世界」的汪洋大海中穿梭;貪玩份子一名—興趣有很多,時間卻很少。在有限的時間裡,探索無限的可能性,只希望,找到能令人共鳴的一剎那。

Paul Jaune 鳴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