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非常4女婿》萬有手足引力

廣告:

世上最教人無奈的關係,莫過於兄弟姐妹。

住在法國小鄉鎮的Verneuil老夫婦不像巴黎、里昂等法國大城市的都會男女,價值觀比起四位亭亭玉立的女兒們Isabelle、Odile、Segolene和Laure傳統的多——對兩老來說,談婚論嫁必須「木門對木門、竹門對竹門」。不過法國人當然「謹遵國訓」Liberte, Egalite, Fraternite的教誨,Laure的三位姐姐們貫徹「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宗旨,嫁給不同信仰和國籍的丈夫,各自過著幸福快樂的小康之家生活。

偽Xenophobia

故事首段圍繞幾位異國女婿之間的無心之言以如何演化成種族矛盾,父母Verneuil老夫婦亦對於女兒與丈夫們帶來的文化融合感到詫異甚至不自在。兩老表情看起來像是看著陌生人,而非自己一手栽培的愛女們。表面上看來,電影主題圍繞本土主義、以致不合理的Xenophobia情緒,不滿外來民族「搶奪」了本身屬於自己的「財產」;及後到一幕令人忍俊不禁的三男與岳父激昂的合唱法國國歌Le Marseillais時,才發現原來所謂的民族保護不及家庭和諧來的重要,更能帶來本身以為透過堅守各自價值觀能得到卻失落了的實在好處。

不過,觀眾當然知道故事沒有那麼容易大團圓結局。表面上兩老好像已經完全接受了三個女兒嫁老外的現實,但其實這不過是心理上自欺欺人:兩老之所以能「接受」他們,不過是因為他們一心把所有希望寄託在么女的未來夫婿身上。殊不知這令么女Laure倍感壓力,卻誤以為父母已經改變,戰戰兢兢的將非洲矞男友介紹給父母。兩老當然感到晴天霹靂,一路以來積壓下來的壓力通通爆發在小女兒的因緣上,父親更千方百計的拆散兩人,不只Laure,連一眾姊姊們都陷入矛盾中,一方面怪責妹妹「不懂事」、人妹妹沒怪責無辜的自己,另一方面不禁質疑自己是否造成家庭不和睦的源頭:和心愛的人結婚本來並沒有錯,可是因為手足之間的矛盾,震撼了姊妹四人的價值觀,甚至因為父母的期望,作為一個叫「兒女」、一個叫「手足」的共同體的姊妹們的任何決定在不知不覺中都影響著這個共同體之中的每個「個體」,而姊妹們作為人需要抉擇的,就是如何在「共同體」和「個體」之間作出取捨。

手足關係:無意中的精神廝殺

其實,手足之間的競爭心態並不罕見,不過不少手足之間不是差距大得沒有所謂的競爭,就是相近得沒有妒忌。唯有當這個差別明顯得來又不至於難以彌補時手足之間容易存有心病;關鍵是孩子們心理上最看重的父母如何看待之間的差別。像電影中Laure覺得父母因三位姐姐的緣故對她特別不公平,甚至覺得母親因女婿問題患上情緒病是作為孩子得她們的錯,而當中又以藝術家脾氣的敏感二姊Sego對於妹妹的愧疚和姊姊的不滿及委屈更為明顯。Sego對自己成為妹妹的壓力的內疚反噬了她作為個體的自信,是因為在乎手足之間的情誼;卻因自己也曾怪責姊姊害她受父母指責而明白自己對妹妹的傷害。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二姊Sego深明妹妹為何覺得憤怒,但同時也為自己的委屈而感到無助。所以,人們常常說的Middle Child Syndrome,其實都是手足之間無可避免的競爭的副作用。

《非常4女婿》是從沒有是非對錯的婚姻話題探究手足之間如何造成心理上以致前途上決定性的差別;電影首映於法國電影節。當中另外一套法語片《逃家的藝術》(L’Art de la Fugue)則從兄弟之間的事業、性取向、婚姻失敗以致於父母的關係探討這個無法掙脫的雙面刃。不過,兩套電影都暗示,縱然手足作為個體之間可能有不少難以跨過的鴻溝,甚至互相怪責埋怨,最後還是會找到出路——只要你不胡思亂想,假設太多;畢竟,家人對你的愛,永遠比你想像中的來得要多,而且多很多。

8/10 (笑中有淚,手足之間微妙的亦正亦邪關係描寫細膩)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

Paul Ja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