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基密農場》 恐懼鬥室

廣告:

(文題與同名電影無關。)

雖是密友的家,是密友的家人,是密友成長的農場和小鎮,Tom從大城市初到貴境,駛過漫漫長路,彷似踏入歇冬的Overlook Hotel--看似平平無奇的人與物,隨時節的推進而映照出一絲絲冷酷:迷霧、無盡的粟米田、密林、牛棚、渺無人煙⋯⋯一望無際的田野是肅殺,是茫然。失去至親的Agathe和Francis面對遠方來客,只有他生前的同事兼朋友,而非他間中提及的女友。喪禮過後,兩人「收留」這位來客,生活似乎回歸正常;但兩母子與Tom相處時的行為、言談和反應,卻令人不寒而慄。

就在二人在冷熱之間徘徊時,Tom在這個陌生地帶陷入了一片泥淖--在Francis的威嚇之下,Tom由抗拒變為迎合,彷彿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表現,甚至替補了密友在家中的位置(穿其故衣、寢其睡床已相當明顯)而又得到滿足。Francis對Tom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敵對(對同性戀的身分有所畏懼,亦怕母親在弟弟死後再受另一重打擊,以致家無寧日),發展成信任(以一家之主兼兄長的角色,「教導」Tom農場大小事務,並將之視為Longchamps家一員),再演變成依靠、寄託(見結局),這種糾纏不清、曖昧不明的關係在不少貼身接觸的場面發揮得淋漓盡致,泛起無限的遐想:最精彩的一切,都在一段探戈中不言而喻。在倉庫中,在舞曲下,Francis將心底話與兄弟情,盡傾眼前熟悉的陌生人身上。

身處農場內外,角色之間各種情感的爆發和撞擊,大部分透過特寫來呈現--從教堂內的眼神接觸、餐桌上的對話,到前文提及的貼身「面談」和搏鬥,演員細微的動作和面部表情在鏡頭下任意放大,力量逼人。”Sara”到訪的一段戲集中用近鏡進行:先複習一下陌生家庭的怪異氣氛,然後有Tom半醉半醒和Francis嘗試重掌大局。到Agathe翻出亡兒小時遺物予”Sarah”細看,觀眾目睹客廳內四人的反應--特別是Agathe開始失控,而”Sara”開始察覺眼前三人的不妥並盤算脫身方法,其後在屋前的對話承接了之前在室內的不安氣氛。整場戲的壓迫感相當強烈(到完場仍揮之不去),出現的時機正好點破Tom迷亂的思緒,亦讓觀眾感受一下困在他身上而如影隨形的幽閉空間之感。

8/10

(期待導演已於海外上映的新作。)

第38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香港同志影展2014

(此片於香港國際電影節之中文題為《阿湯入農莊》;香港的發行商其後另起現時的名稱。兩者之中,何者較切合電影?抑或另有他選?)

文:Walter K.

從電影而來,由電影而往。

喜愛獨自觀影。大堆頭大製作不是首選。

六次入場觀看同一齣港產片;四次入場觀看同一齣非港產片。

「主場」:電影中心(2012 – )、星影匯(2014 – )

Walter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