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飛鳥俠》 你好,主角

廣告:

有觀眾被戲名欺騙:「飛鳥俠」是如假包換的超級英雄,但《飛鳥俠》不是一齣超級英雄電影;男主角 Riggan是過氣電影演員,九十年代主演《飛鳥俠》系列,多年以來腦袋子困住了其分身的人格,猶如人格分裂,說他被鬼附身也行,所以千萬別再誤會《飛鳥俠》會給你千軍萬馬,或大量 CG 畫面(有,有這樣的一場戲,有怪獸,有爆炸,有激光,Riggan「懂得」以心靈移動物件)。由 Michael Keaton 米高基頓演 Riggan,最佳男主角一獎坐定粒六;初代蝙蝠俠即是今日的飛鳥俠,真實人生寫照,難道他還成不了今年最矚目的男主角?

而我確實被騙了,以為自己入戲院看一齣正劇(根據電影資料顯示《飛鳥俠》是一齣喜劇,其實它不搞笑,只是「不正經」,離經叛道,又添一點黑色幽默……之類);原來,我在戲院看的是一齣舞台劇,不折不扣的舞台劇,原因:認識舞台,你便知道,正式演出時候(原則上)並沒有 NG 這回事;專業的演員通常不會犯錯,但更專業的演員,犯錯?OK,忘記台詞,記錯台步,爆 seed 吧!他們不會 dead air,不會發台瘟,不會誤導同台演員一起走火入魔……No,演員進入俗稱「入戲」的狀態,自然識做,《飛鳥俠》所有演員均進入了這種狀態……體內舞台劇演員的靈魂現在恣意燃燒了起來。(其實我看過舞台劇 NG,而且得體、漂亮)

有老前輩謂,舞台劇的(其中一種)最高境界為「一幕到底」,連主佈景都不換,眾演員一氣呵成演出一個完整劇目。這可大大考驗演員的造詣,還有幕後工作人員精準的預算。要再三強調,舞台劇沒有後製,所以前期功夫好壞主宰未來,那數小時的演出活生生被記錄於觀眾眼球,就算有演員超群的演技掩護,若幕後團隊一塌糊塗也會立刻成為呈堂證供。如今導演在電影世界以(偽)「一鏡到底」呈現舞台劇的「一幕到底」,別有一番風味,遠超我的預期,活像以鏡頭拍下一齣打破了「第四道牆」的舞台劇(故事中同樣出現打破「第四道牆」的情節,妙絕),角色情緒被劇組專注的氣氛推至高峰,逼發跟普通對鏡頭做戲(可以 NG,或透過後期剪接、補拍)不一樣的威力。電影史上以「一鏡到底」拍攝的電影並非屈指可數,但《飛鳥俠》層次之高,值得嘉許。愛看舞台劇的觀眾、舞台劇演員、工作人員會愛死這齣戲。

藝術,這齣電影也跟你談談何為藝術:是不是演齣戲、拍齣劇都可叫做藝術?評論藝術的人又憑甚麼資格靠片言隻語捧人家上天堂,抑或貶人家落地獄?問題無疑是 open-ended,而答案都不可能客觀,永遠只有主觀(有限)角度。你可能會覺得 Riggan 一定是被名利與藝術之間的鴻溝逼瘋了,有些人會覺得他本來就是個瘋子,我想亦總有些人會認為他貫徹了藝術,已經升上神枱。以前我做舞台劇,從來不會要求作品包裹藝術的糖衣(很易脫落的,你明白嗎?),反正這等稱號是由別人贈送,我無從干預;名利?土壤健康,養分足夠的話,這是過程中必然結出的果實,所以,認了吧,踏上台板,面向觀眾,不求名利是撒謊。電影中的劇評人一早揚言要批死 Riggan 自導自演的舞台劇,最後 Riggan 來了一個無心的神來之筆,舞台劇劇終一刻所有觀眾拍爛手掌,但劇評人匆匆離場,然後第二天報紙和電視上充滿意外的美言與驚歎,確實是一大諷刺。我們仍然活於一個主觀感覺很強烈的世界,有能者不必怕被人批評,要怕的應該是那些裝作有才的無能者;現在我寫影評,給《飛鳥俠》一個滿分,出於我的主觀感覺,你不用接受,最後認同與否,亦完全出於你的主觀感覺;這一刻我就是主角。

提外話之一,看畢電影,走出戲院一刻,聽到有觀眾激讚「很厲害,一鏡到底啊」;不要再被騙了;提外話之二,電影中有句對白大概是「平常人生都在演戲,只有在舞台上我才是真實的自己」,我很受落。

很想演戲。

10/10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