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解凍人生》尚未完全解凍

廣告:

《解凍人生》和《霍金:愛的方程式》是去年(2014年)同期出現的作品,但香港等到現在才上映,足足遲了《霍金》一個半月。同樣的主題 — 去年引起全球熱話的ALS,同樣涉及放手,放開所有,學會釋懷的主題,後者有「霍金」加持爆紅,男主角更摘下一座金球像,被提名奧斯卡,風頭一時無兩;後者有更強的兩屆金像影后動人演繹,卻無補於事。《解凍人生》確有令我心如刀割的場口,惜敗在故事不夠《霍金》完整,氣氛普普通通,編導看來野心太大,中心要旨偏離,使電影未能發熱發亮,解凍半失敗,要不然這麼有意義的一齣電影本應值得擁有更佳待遇。

看得出電影原意要對女主角姬蒂(希拉莉詩韻)患上ALS後的悲情愁緒盡量輕描淡寫,然後以另一女主角阿碧(艾美羅森)的神經活躍作對照,卻反而讓阿碧一方的主線情節有喧賓奪主之嫌;而她的故事,坦白說,並不太吸引。雖說,兩位女主角互相扶持,從體驗對方的生活學習做人道理,然而實際上給我的感覺,重點大都灑落到阿碧身上,但按照邏輯該沒有人會否定姬蒂才是第一女主角;更奇怪的是最終出爐的結果,姬蒂竟又比阿碧學懂更多,眼界放得更開,反映了人物本身「點數錯配」。另一方面,電影以音樂為副主題,交織兩位女主角的音樂夢,可惜着墨少得可憐,慘令這些琴音與歌聲變得拖泥帶水,有畫蛇添足之感。

不過,撇除以上種種硬件缺陷,《解凍人生》幸而帶着誠意地鼓勵病患者與身體健全的人士共融,姬蒂和阿碧就是一對好榜樣。如果沒有阿碧大癲大肺的個性,一反看護照顧病人的老傳統、老規矩,刺激姬蒂重新思考人生,她必繼續迷失於負能量的漩渦。二人能夠培養出微妙且似是不可分割的感情,發展出一段頗為特別的主僕關係,可謂誤打誤撞,但這種罕有的情愫同時亦叫人格外珍惜。希拉莉詩韻和艾美羅森的演出總算不賴(雖然,覺得希拉莉詩韻沒有發揮其應有的實力),不造作,自然得容易令觀眾感動,感歎兩位女主角的情誼終無法「開花結果」。感動還感動,編導當初就應捕捉合適的焦點,花多一些時間裁種她們的感情,修剪多餘的枝節,效果會比較好。

6/10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