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戰逆豪情》 戰爭殘酷實錄

廣告:

戰爭是血腥的,是暴戾的,軍人只一兩個任務:殲滅敵軍直至對方投降,這是事實之其一;荷里活的戰爭電影,一向泛濫美國式英雄主義,這是事實之其二;《戰逆豪情》漂亮地揉合了這兩個事實,標誌着戰爭電影一個新特色:主角群不是hero,他們全部都是anti-hero,行使的並非正義,而是單純為生存,為打勝仗,為早日結束戰事,殺人,殺無赦,殺個遍甲不留,盡顯人性的醜惡與弱點。電影中一句對白說道:「Ideals are peaceful. History is violent」, 他們的和平之路是用無數的血與肉鋪砌而成,戰爭的現實十分可怕。

我很少看戰爭電影。今次對《戰逆豪情》充滿期望,主要原因是我認為電影選對了畢彼特當男主角。Wardaddy一角層次豐富,在戰場上他異常冷靜,殺敵從來不懂手軟,實際他人前人後兩副模樣,你會看得到畢彼特含蓄地表露他的不安、恐懼,叫人心有戚戚然。不過,《波西傑克森》系列男主角盧根利文更令觀眾驚喜。本以為他飾演的Norman會是故事裏面的「清泉」,搞不懂戰爭的軍中菜鳥,怎知他敵不過戰爭幕幕血腥的衝擊,同時被幾位大哥哥「教壞」。觀眾見證一名柔弱青年,最純真的價值觀如何被戰爭扭曲、摧殘。Norman最終會變成新的Wardaddy,雖仍保留着僅有的一點人性,但在戰爭裏必須以兇殘的面目上陣,成了一台殺人機器,絕對可悲。Wardaddy為Norman帶來連場震撼教育,在情感的演繹上畢彼特是男主角,盧根利文可能是他的年輕寫照,但在角色的成長上剛好相反,Norman的經歷更貼近電影的要旨所在。

既為戰爭電影,當然少不了刺激的大場面,一切製作皆處於高水平之上。以坦克大戰為主軸,沒有空戰或海戰的浩瀚,爆炸力確實比一般二戰題材的電影為弱,可是戰爭爆發於城鎮街道、森林窄路等地,取而代之的是等同困於密室的強大壓逼感。你可以預計坦克車隊會在哪裏遭受敵軍砲火突襲,但當砲火真真正正在畫面上閃現,你定必嚇一跳,證明那種壓逼感切切實實地存在。有幾個場口毫無疑問有點兒誇張,但無傷大雅,反倒是「大晒冷」式的結尾破壞了原有的氣氛,編導未能為電影劃上一個妙絕的句號,稍稍感到可惜。

若要問我喜歡《戰逆豪情》中哪一幕,必然是坦克車隊攻陷了一個德國小鎮後,Wardaddy再次讓Norman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而且徹徹底底改變了Norman的心態。這場戲,靜,慢,似是中場休息,用來緩和緊張情緒,原來是條扳緊了的橡筋繩。一邊看還一邊在想,Wardaddy和一班兄弟到底在幹甚麼,無故爭吵起來,不知所云地妙語連珠一番;接着一砲襲來,結果一擊便擊中了觀眾的心。

9/10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jx2000

靈光一閃,正在尋找《光影星碎》後的《生死幻願》。

靈光